贵州安顺:省人大代表开化工厂 宏泰公司“毒”害一方十三年
发布时间:2017-12-11 15:33:05   来源:中国小康新闻网   评论 参与


贵州宏泰化工有限责任公司

  2017年转眼进入了最后一个月,对于贵州省安顺市紫云县猫营镇长兴村的村民来说,又过了一年在“毒烟”下煎熬的日子。周边的山林都枯死了,空气里弥漫着刺鼻的化工废气的味道,让原本阴冷的冬日更觉灰暗。

  村民们反映,村里之所以生态环境如此恶劣,是因为当地贵州宏泰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宏泰化工)。十三年来一直肆意非法排放化工废气、废水、废渣。虽然村民们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但该厂“神通广大”,非法排污变本加厉,成为长兴村村民挥之不去的“噩梦”。

国控危险废物企业却是失控的污染大户

  宏泰化工2004年在紫云县长兴村建厂投产,主要生产碳酸钡、硫酸钡,年产量不低于5万吨,是国控危险废物企业。

  2017年12月4日下午,记者驱车来到紫云县长兴村。“污染太严重了,十多年了。你看厂边的几座山,现在草都不长了。”几位村民满腔怨愤却又深感无奈。村民们反映:十几年来,该厂作为国控危险废物企业,并没有按照国家相关环保要求进行废气、废水、废渣的处理和排放,自投产以来,夜以继日生产,连年排放大量黑烟、红烟、黄烟、蓝烟。宏泰化工的排污口就在猫营河上,厂内常年排出的污水已导致下游河床在这十几年间逐渐发黑发臭。最令村民担心的是,该厂不仅在厂区内随意堆放有毒化工废渣——钡渣,还长期非法倾倒、填埋大量钡渣,多年来至少已填埋了几万吨,对土壤及地下水都造成了更深层的毒害。

  记者在村民的带领下来到了宏泰化工厂门口,远远的看到厂区上空布满了蓝色的浓烟,一股刺鼻的的气味呛得人喘不过气起来。记者透过厂区的不锈钢栅栏看到一个生产车间正在向外喷发浓浓的蓝色烟雾,浓烟遮住了视线,模糊了整个车间的上空。

  厂区外的河道内杂草丛生,聚着一滩墨黑色的河水,散发出一股臭味,但记者并未看到工厂向外排放污水。随行的村民小周向记者说道:“我已经暗中观察他们一个月了,在中央环保督察组把他们厂列入重点污染转办案件后,他们现在已经不敢在白天向外排污水了,每天夜间8点到第二天凌晨5点多排放化工废水,水质发浑发黑,并且在排放废水时,旁边都有专人专车蹲守,不让人靠近。”

  在村民小周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距宏泰化工5公里外的一处山坳中,沿路看到洒漏的废渣到处都是。在山路的尽头,一个砖墙简易围挡的渣场出现在记者的面前,一台挖掘机正在往大货车上装载废渣,现场散发着一股刺鼻的气味,装到大货车上的废渣冒着一团团热气。废渣直接堆放在土地上,记者在现场看到并未对这些废渣进行任何环保处理。

  小周跟记者说道,这就是宏泰化工厂存放钡渣的渣山,十多年来宏泰化工至少已填埋了几万吨钡渣,表面简单用黄土覆盖,毒性物质其实会通过雨水渗透到地下,对土壤、地下水造成了长期持续的危害。

  村民们说,他们曾多次向环保部门反映情况,但是不明白宏泰公司的违法排污行为为什么愈演愈烈?不明白为什么环保部门的监管对该企业不起作用?不明白中央三令五申要“坚决制止和惩处破坏生态环境行为”,在紫云县得不到落实?



工厂排污口、河道、废水处理池

非法毁林70亩 触犯刑法却一罚了之?

  宏泰化工令村民愤慨的行径还不止污染一件。 2013年3月18日,紫云县火花乡洗鸭河村洗鸭河组发生了一起群体性事件,当地的村民至今记忆犹新。当年,因为村里生态林被人非法砍伐70余亩,村民们与盗砍者发生冲突。而这非法毁林的“黑手”——正是宏泰化工。宏泰化工为了挖矿,在没有办理合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砍伐70余亩生态林,堵塞河道,引发了村民众怒,直接导致了“3.18”群体性事件。在当时,紫云自治县林业局曾告知村民,已经对宏泰公司立案,但不知是何原因,这件事一直拖到了2015年,县林业局才进行处理。

  附近村民向记者哭诉到:而更令人费解的是,宏泰公司的非法毁林行为明明已经触犯《森林法》等相关法律,按照《刑法》规定,盗伐林木数量特别巨大的,应处以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但林业部门仅仅对宏泰公司做出了一般的行政处罚,对于宏泰化工的违法行为却不予追究?村民质疑:这难道不是典型的“以罚代刑”吗?为什么违法行为就这样轻易一罚了之?

  刚从宏泰化工辞职的村民小班和小张对该厂的情况十分了解,他们告诉记者,目前宏泰化工厂内的设备大多数都已经严重腐蚀老旧,生产硫磺的设备已重度腐蚀,管道随时有泄漏风险。厂里易燃易爆品随意摆放,周围也没有任何消防设施,存在严重安全和环境事故隐患。厂里的污水处理设施也非常简陋,还有秘密的排污暗沟,非法直接向地下层排污,环保治理设备严重不足,甚至根本就没有!

  小班还向记者反映了宏泰化工在2013年发生过一起严重的安全生产事故,当场致死一人,死者是牛角井村人,当时被烧的就像黑炭似的,事故过后,企业并没有依法上报,而是和死者家属高额赔偿私了,瞒报事故,躲避国家法律法规制裁。

屡次事故却照常生产,是何人所为?

  由于严重污染引发民怨激愤,宏泰化工经常跟当地村民发生冲突。村民们说工厂老板曾购买凶器、雇佣社会闲散人员和企业职工与村民械斗,村民也都报警处理,但都是以派出所拘留村民了结事件。几起群体恶性事件,也得不到政府的重视,村民一直向当地相关部门举报,但得不到有效解决。

  村民告诉记者宏泰化工之所以如此为所欲为是因为老板“大有来头”,宏泰化工法定代表人为朱子阳,系贵州省人大代表。有知情人告诉记者,朱子阳就公司环境污染等问题曾多次在不同场合放话:他和领导的关系好得很,上面有人罩着,任何事都“摆得平”!

  村民小班质疑,难道省人大代表就可以为所欲为?人大代表本应是“人民选我当代表,我当代表为人民”,但是在朱子阳身上却变成了一种特权,排污、毁林、打人,难道人大代表的身份就可以成为他公然违法的“护身符”?

  村民小张气愤地表示,我们长期不断地向相关部门举报宏泰化工的污染和各种问题,但当地政府对我们的举报坚持置之不理。这种高污染、严重破坏生态环境的企业怎么能够长期生产却得不到处理?造成这种情况是不是其中存在官商勾结?企业购买凶器与村民械斗算不算涉黑?有没有见不得光的利益输送链条?谁又是这个企业的幕后保护伞?

  更耐人寻味的是,2017年4月27日,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第二批移交贵州省的重点案件中就有安顺市紫云县宏泰化工厂废渣随意倾倒、地方政府隐瞒不报这一案,安顺市紫云县并在当时约谈了原猫营镇党委书记张正贤、镇长杨习勇。平坝检察院更是对这起违法行为提起公诉,相关责任人被追责。但现在的情况是,宏泰化工照旧在山里非法倾倒钡渣。



宏泰化工的废渣场

  带着村民的种种疑问,记者来到了紫云自治县环保局,向局办公室主任熊媛媛书面反映了关于宏泰化工存在的相关问题,熊主任表示:不清楚宏泰化工的情况,且该局目前没有局长,主持工作的李森副局长也下乡去了,不在单位。主要负责这方面工作的局执法队队长张扬也下乡了。熊媛媛主任表示针对记者反映的问题,会转达给相关领导,再进行回复。

  记者又向紫云自治县林业局局长陆洪庆了解宏泰公司非法毁林一案。陆局长表示,该案件发生在2013年,自己是2016年才过林业局工作的,对此案细节不知情,该局林政股清楚该案件。林政股负责人张建新对记者表示:这个案件是紫云森林派出所处理的,当时确实抓了几个人,但是后来撤案了,涉及毁林40余亩,当时对宏泰化工作出了罚款30余万元的行政处罚,案件具体情况得到森林派出所了解。记者也书面向张建新反映了该案。

  随后,记者又来到紫云县森林派出所,但并未见到负责人廖所长,按照紫云县森林派出所的单位公示牌上的电话打过去后,对方表示自己是一个农民,记者打错电话了。

  截至发稿日(12月5日),记者未得到紫云自治县各部门的正式回复。

(责任编辑:小康新闻网)

① 好头条所有原创文章(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zhidaoribao@gmail.com,请在30日内进行。

相关热词搜索:宏泰 安顺 贵州

上一篇:石家庄井陉矿区:“鑫跃焦化”露天储煤直排黑烟 环保局替其辩驳
下一篇:河南登封:“封土行动”的铝石矿为何正常生产

《新浪新闻中心24小时播报全球重大新闻》 网站低俗信息举报信箱:zhidaoribao@gmail.com 头条新闻微博
头条日报社:立足“华人的角度” 广告招商 QQ:10222191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备案许可证号:国际ICP备15060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