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岛燕大正洋电子有限公司实际控股人李凤友诬陷李飞使其蒙冤入狱
发布时间:2018-03-11 18:38:18   来源:   评论 参与

我叫李飞,男,1986年9月2日出生,汉族,身份证号:13042119860902****,户籍所在地:邯郸市邯郸县河沙镇镇南文庄中旺路2巷5号。原系秦皇岛燕大正洋电子有限公司驻邯郸分公司经理,现被羁押于唐山第一监狱。

说明一点:秦皇岛燕大正洋电子有限公司的实际投资人或实际控股人为李凤友(李凤友系秦皇岛财政局办公室主任)

2013年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局以我涉嫌职务侵占,将我逮捕。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认为我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我不服上诉后,秦皇岛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后裁定维持原判,之后我又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9月22日下达了(2017)冀刑申239号驳回申诉通知书。李飞对一审和二审法院的判决仍然不服,于是又向最高人民法院第四刑事审判庭及有关部门递交申诉状,并告发秦皇岛燕大正洋电子有限公司勾结公、检、法办案机关使李飞蒙冤入狱的真实事实。

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和秦皇岛中级所谓的查明所有关于我犯职务职务侵占罪的“事实”不成立,我没有侵占单位的任何财产。

一、法院查明:2013年1月,李飞收购邯郸市成安县网络基站设备的名义,违反公司财务制度,支取秦皇岛燕大正洋电子有限公司邯郸分公司账上现金人民币30万元,后经公司财务人员催要收购手续的情况下,李飞将一份虚构的、卖方为“高丽娜”的“设备转让协议书”交到公司财务,且秦皇岛燕大正洋电子有限公司邯郸分公司实际收到基站设备9套,经秦皇岛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该9套基站纵价值为人民币46169元,李飞通过上述“收购行为”实际侵占公司财务人民币253831元。

针对上述法院的查明我提出如下异议:1、根据《刑诉法》第24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受理一审刑事案件在审查管辖时,只审查犯罪地和被告人居住地,因本案犯罪地和被告人居住地均为邯郸市,而非秦皇岛市。而且法律还规定,如果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审判更为适宜的,可以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因此秦皇岛市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对本案没有管辖权。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180条及181条规定,本案应退回人民检察院,再行移送管辖。秦皇岛燕大正洋电子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恶意勾结秦皇岛开发区人民法院承办法官,对本案进行强行管辖,违法了法律的规定。2、我在庭审前、中一直申请要求物价局的四鉴定人出庭作证,其一、其鉴定的价格过低;其二、2014年9月17日下午办理鉴定委托手续,18日上午9时就越过委托人,直接提交法庭,有庭审录像为证,系伪造证据,属于无效鉴定,不能将此鉴定价格作为定案依据。但一审法院拒不通知鉴定人出庭作证,明显违反法定程序。3、李飞可提供秦皇岛财政局办公室主任李凤友和李飞的通话录音(证明卖方为“高丽娜”的“设备转让协议书”不是出自李飞的之手,而是李凤友和其侄子李景阳串通、勾结故意设坑陷害李飞,初始目的是能够抓住把柄,使李飞不再经营分公司,彻底离开这个行业。)但一审法院依旧偏听偏信,不让李飞及辩护人出示录音,亦是违反法定程序。

   二、2012年8月28日,李飞违反公司财务制度,以采购1000个无线客户端的名义支取秦皇岛燕大正洋电子有限公司邯郸市分公司账上现金20万元人民币,但李飞从淘宝卖家朱晓东处实际购买无线客户端的数量为950台,支付货款额为175000元人民币,李飞因此侵占公司财务人民币为25000元。

针对上述法院的查明我提出如下异议:1、李飞有出库单和库管员江爱旗证言为证。2、调取秦皇岛燕大正洋电子有限公司邯郸分公司“河北宽带村村通业务受理单”,能证明李飞分两次将共计1000个客户端交付给公司,公司也已经实际投入使用。足以证明李飞没有侵占公司的财产。但一审法院没有理会李飞及辩护人的申请,依然不调查、不核实案件的真实情况。

三、2012年12月份至2013年1月份期间,李飞以收购蔚蕾名下网络设备和客户资源的名义,将秦皇岛燕大正洋电子有限公司邯郸分公司账上资金通过转账方式陆续汇至蔚蕾个人账户,后蔚蕾在自己名下并无任何设备和客户资源的情况下,应李飞要求,将该笔资金188500元人民币转至李飞个人账户,李飞因此侵占公司财物人民币188500元。

针对上述法院的查明我提出如下异议:1调取秦皇岛燕大正洋电子有限公司邯郸分公司2012年8月1日至2013年6月30日收支明细财务账簿、账册、原始凭证。证明李飞给蔚蕾的188500元不是公司的资金,而是李飞自己从别处挣得钱转给蔚蕾,李飞没有侵占公司财务。一审法院不调取证据,只是叫李飞认罪。

四、李飞任秦皇岛燕大正洋电子有限公司邯郸分公司经理期间,违反公司财务制度,多次支取秦皇岛燕大正洋电子有限公司邯郸分公司账上现金,后李飞向公司财务提供了三张虚假的专线使用费及通信服务费发票复印件,金额为人民币195800元,李飞因此侵占公司财物人民币195800元。

针对上述法院的查明我提出如下异议:秦皇岛燕大正洋电子有限公司邯郸分公司营业后,都是从邯郸市赢通计算机有限公司租用互联网专线,每100兆一年的租金为65000元,分公司用了邯郸市赢通计算机有限公司6条专线,一年租金应合计为39万元,但实际分公司李飞只支付了3条专线共计195000元。同时赢通公司替分公司购买了一对光猫,计800元。总共合计195800元。在河北省通信管理局规定,每100兆一年的租金为150000元,李飞光3条专线共计为公司省了255000元。因为当时分公司和赢通合作时,约定好赢通收取费用,不给开发票,由分公司和其公司自己想办法入账,李飞没有向公司提供过虚假发票及通信服务费发票,此举也是李凤友对李飞的栽赃陷害。

结合整个案件发生前后因果关系、案件事实可得知李飞不构成职务侵占罪:

1、调取秦皇岛燕大正洋电子有限公司邯郸分公司2013年1月至2013年6月成安客户明细表和收费明细表、账册、原始凭证。上述证据能证明收购成安基站,不仅有基站,而且有大量的客户资源,收购价30余万元,包括客户资源。

2、调取秦皇岛燕大正洋电子有限公司邯郸分公司2012年8月1日至2013年6月30日收支明细财务账簿、账册、原始凭证。能证明在如此严格的财务制度下,不可能“打条”取走各项资金。

3、调取河北省通信管理局2012年百兆专线年度使用费指导价问价规定。能证明该文件价格规定,能知道一条专线多少钱,从而证明李飞转给正洋公司的专线是便宜转让的。

4、调取2012年8月28日至2013年4月19日秦皇岛燕大正洋电子有限公司邯郸分公司“河北宽带村村通出库单”明细、账册、原始凭证,能证明李飞确实给公司购买了1000个无线客户端。

5、调取在邯郸、秦皇岛公安机关对李飞的询问的全程录音、录像、监控音视频材料。证明李飞在侦查阶段受到严重威胁,不是其真是意思的表示,不足为证。同时为了公安清白,应该提供同录资料,法庭应当当庭播放。李飞和律师提出上述要求,法院予以拒绝。

6、调取(2014)秦价(认)字(129)号《秦皇岛市涉案物品价格鉴证结论书》整体在卷宗材料,包括价格鉴定委托书、询问笔录复印、产品报价复印件、现场勘验资料、市场调查资料、其他相关资料。证明价格鉴定过低,且不包括客户资源,直接就认定侵占25万元,不符合事实情况。

7、分别调取2014年5月29日至2014年6月9日成安县黄龙移动基站、成安县成安张辛庄、大寺上移动基站、成安县温村移动基站、成安县西南庄村移动基站、成安县陈边董村移动基站网络用户上网记录,确定何时网络中断,何时网络恢复的记载。能证明正洋公司使用了赢通公司的专线。

从李飞被公、检、法无辜扣上职务侵占罪的前后事件,可得出:秦皇岛财政局主任李凤友身为国家公职人员,知法犯法,经营名为他人,实为自己经营盈利性公司,而且为了公司的经营,不择手段并利用自己身份的影响力,利用权势,为使李飞离开这一盈利性行业,指使当地的公、检、法为其所用,恰公、检、法相关人员也惧怕李凤友的权势,全是“一边倒”的审问、审判,李飞没有任何的辩驳的空间,任何有利于李飞的证据一个也不许提,不许申请。而且法官曾扬言说李飞只有认罪的份,没有辩护的份,此言也明确说明了法院作为坚持公正、维护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也因李凤友的作怪而完全剥夺了李飞作为“犯罪嫌疑人”在法律上所规定的最基本的一些权利,公、检、法都是为了最终给李飞定子虚乌有罪名而走过场,李凤友为了自己不应当有的利益栽赃陷害,无所不用其极。

综上所述,李飞恳请关注公正的媒体人士及相关部门能倾听我无罪的事实及李凤友违纪、犯法的事实,还原案件真相,洗刷冤案,还我清白。举报人:李保玉(系李飞的父亲)

 
(责任编辑:纪元)

① 好头条所有原创文章(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2896481302@qq.com,请在30日内进行。

相关热词搜索:凤友 大正 秦皇岛

上一篇:四川“福天下”非法集资 上千会员举报公司诈骗
下一篇:最后一页

《新浪新闻中心24小时播报全球重大新闻》 网站低俗信息举报信箱:95119799@qq.com 头条新闻微博
头条日报社:立足“华人的角度” 广告招商 QQ:95119799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备案许可证号:国际ICP备15060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