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市二道区委书记黄宪昱被控强拆驾校不补偿 惹民怨
发布时间:2018-01-05 14:35:30   来源:   评论 参与

 长春市二道区:强拆驾校不补偿 违法行政为哪般?
 
  中华新闻通讯社讯(记者 张一峰 马秋岩 报道):“我们当地政府在补偿协商不到位的情况下,违反法定程序,就把我们合法经营的驾校及养殖场强拆了,导致我们财产遭受巨大损失!”长春市二道区居民刘亚贤提起自己面临的遭遇,就直叹息,“五年过去了,至今没有给我们合理解决这件事。”
 
  (一)政府开发 强拆驾校不补偿
1.jpg
 
  图:刘亚贤万程驾校的合法手续。
1.jpg
 
  图:刘亚贤在万程驾校被强拆地讲述事件发生经过。
 
  接到投诉后,2017年11月21日,记者一行几经周折,见到了反映人刘亚贤。在刘亚贤的带领下,来到了万程驾校当年的拆迁现场,驾校昔日红火的场景已不复存在,代替而来的是冷清的人群。据刘亚贤介绍,在英俊乡长青村6队有一块长年荒废闲置的空地,地面上坑坑洼洼不平,在政府的招商引资下,2008年4月,刘亚贤花钱买土垫坑,雇人辛辛苦苦,拉了近五十车土,把坑垫平,把场地进行了平整硬化,创办了万程驾校二道分校(场地3000平米、办公场所6间300多平米)和养殖场(共三个大棚),经长青村委会出具证明在二道区工商分局办理了工商营业执照,并经业主村委会进行了确认。为了更好地经营,刘亚贤投入了巨额资金,驾校和养殖场初具规模,效益可观。正当驾校办得红红火火之时,当地政府需征用驾校所在的土地进行改造开发。
1.jpg
 
  图:五年前,政府就凭长青街道办事处城市管理科的一纸通知书,把驾校强拆了,财物被毁一空。
 
  “实话实说,政府在长青村进行棚户区项目改造,只要依法合理补偿我们驾校损失,拆除程序合法,我们与广大村民是大力支持的。2012年4月份,在二道区政府3楼会议室,针对拆迁我的驾校事件,政府专门召开了听证联席会,参加单位及人员有:长青村村长范永中、长青村党支部书记李书记,区建委邵宪波、长青办事处主任张海波、区国土局张局长、区公安局、区政法委、区规划局、区政府、公证处、我们万程驾校。听证会上政府公开承诺,按照长青村拆迁户的最高两户补偿标准给万程驾校补偿。然而,政府承诺后不久,就出尔反尔。2012年7月31日,长青街道办事处城市管理科给我驾校下发违法拆除通知书,三天后(即2012年8月3日),二道区委区政府在没有征得我本人允许及签字同意,没有给我出示任何征地批文的情况下,就带领执法局、公安局、法院、政法委、城建局、国土局等部门如同土匪般地强行用推土机和挖掘机把我们驾校拆除。屋内所有财产、家具等被夷为平地,使驾校近四百名学员无场地培训,学员不知内情,纷纷找我们退费,给我校信誉造成了严重的影响,也使我们驾校损失惨重,债台高筑。他们这种藐视法律与人权的可耻行为,让我非常气愤。”刘亚贤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说到伤心处,潸然泪下。
 
  刘亚贤擦擦眼泪,继续向记者说:“按照国家规定,政府拆迁应该实行先补偿后搬迁,双方如协商不成的,行政机关要到法院依法申请司法拆迁。但政府不管这一套,采取高压政策,指挥人马强行拆除,这与强盗有什么区别!”
 
  记者获悉,《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规定违章违法建筑物,应该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责令拆除,而长青街道办事处城管科是没权利下发拆除通知书的,政府行政程序显然是违法的。
 
  (二)强迫“息访救助”被指有猫腻
2.jpg
 
  政府在拆除驾校后,不服的刘亚贤就开始了不断的逐级上访,谁也想不到,这一“访”就是漫长的五年之久。在多方压力下,2015年4月份,长青街道办事处以“息访救助款”的方式给予刘亚贤救助十万元,不过该内容,让人大跌眼镜:“......经调查,此处场所已于2002年修建洋浦大街征地拆迁期间对原拥有者予以补偿。其后,房屋并未拆除,原拥有者又转卖给刘亚贤......”对此,刘亚贤气愤地说:“二道区刘占方副区长既然说我刘亚贤的驾校房屋是买别人的,而实际上,我的驾校是我们自己盖起来的,我当场质问刘区长,既然政府说我买的别人的房子,请拿出证据来,我究竟买的哪个人的房子?刘区长当场哑口无言,无言以对。不过由于我的驾校被强拆,导致我们负债累累,无奈之下,我只有被迫领取了这屈辱的求助款,毕竟我们一家老小都要生存呀!”
 
  (三)国土局及法院认定的他人违法占地,依然有补偿。
1.jpg
 
  刘亚贤继续说:“依法治国是我们国家的基本国策,退一步来讲,就算我的万程驾校是违法建筑,为何违法占地不能人人平等,政府选择性执法,造成了该拆的不拆,不该拆的反而拆除,2013年10月31日,长春市国土资源局认定,长青村民任成元等10人涉嫌违法用地(见上图),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对该10起案件全部受理立案,结果不仅没有执行,而且这些违法建筑居然还给了拆迁补偿款,如张庆阳补7千万,谢红林补3千万等等,就这一项就恶意套取资金达上亿元,这在当地社会造成极其恶劣的负面影响,村民反映强烈,已经成为严重的社会不安定因素。”
 
  (四)政府征地无批文,违法拆迁谁来管?
2.jpg
 
  图:吉林省国土资源厅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
 
  记者在采访调查中,部分知情群众告诉记者,因征收长青村部分集体土地没有任何土地手续,而是部分官商勾结,低价圈占农民土地出卖给开发商建商品房,并没有改变耕地使用用途审批手续。为揭露事实真相,戳穿二道区政府掩盖违法占地的阴谋,村民李树庆、王洪义到吉林省国土资源厅咨询,省国土资源厅出具的《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2017]32号及[2017]52号文件显示:“......二道区人民政府关于百里伊通河水系统治理工程,东新开河项目关于征地拆迁相关四至范围:东至洋浦大街,西至新开河,南至吉林大路,北至长吉北线地块无土地征收批准文件......‘一、东至长青村集体土地,南至长青村集体土地,西至东新开河,北至长青村集体土地;二、东至洋浦大街,南至长青村集体土地,西至东新开河,北至长青村集体土地’地块无土地征收批准文件。”(见上图)
1.jpg
 
  图:长春市纪委书记王长久等人在二道区委黄宪昱的陪同下调研百里伊通河生态水系治理工程,而该工程经查没有相关土地征收批文。
 
  记者获悉,2017年6月5日,二道区领导深入一线、靠前指挥,全力推进伊通河综合治理工程征收工作。二道区委书记黄宪昱指出,能否打赢伊通河综合治理工程征收攻坚战,是检验党员干部能力水平和担当精神的最好“试金石”。11月16日,长春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王长久,市委常委马延峰一行,在二道区委书记黄宪昱、区长王吉、副区长张万财的陪同下,到二道区调研百里伊通河生态水系治理工程征收工作。王长久书记对二道区百里伊通河水系治理工程征收工作给予充分肯定,并就市委市政府部署的各项征收工作提出要求。
 
  刘亚贤说:“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政府拆迁没有任何土地手续,不仅没有任何单位来约束管理,某些媒体还给像黄宪昱这样违法乱纪的官员做起了正面宣传报道,真得让人伤心呀。”众所周知,政府是拆迁工作的主体。刘亚贤一直坚持认为,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一切都是主管领导二道区区委书记黄宪昱与某些官商勾结,行政不作为、乱作为造成的。
 
  (五)强拆民房致官民大战酿人命
2.jpg
 
  图:拆迁现场,公安人员不出示执法证件,拆迁人员带着口罩,范淑琴的家人当场报警,但直到房子扒完,保一方平安的警察也没有到现场过问。
 
  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二道区委区政府,在没有土地征收批复及房屋补偿协商不到位的情况下,强征长青村13队村民范淑琴承包土地及房屋,在公安人员的带领下,政府雇佣数百名社会闲散人员,每人发一套行政执法服,拆迁办和执法局放火,上房扯拽被拆迁人范淑琴,其中一名拆迁人员一脚踏空坠下房屋,发生不治身亡的悲剧(见上图)。长青村强征强“拆”出人命,在当地激起更大的民愤,引发一拨又一拨的村民不断上访。
 
  在行政权力与涉黑人员相互勾结摆平一切的时代,农民失去唯一生存的房屋怎么办?当机械长臂高悬在人们的头顶上之时,无论如何也无法把违法暴力拆迁与和谐声联系在一起,当社会处在不和谐的状态时,则无异于长剑高悬在每一个人的头顶之上。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要认真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切切实实地解决民之疾苦,民之所盼,为民办实事,办好事,为民分忧解难,这是各级政府官员应尽的职责。2013年11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荷泽考察时,给当地官员们念了一副对联:“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道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穿百姓之衣,吃百姓之饭,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他说,对联以浅显的语言揭示了官民关系。封建时代官吏尚有这样的认识,今天我们共产党人应该比这个境界高得多。鉴于此,二道区委区政府的官员们应该三思而后行,毕竟暴力非法拆迁违背中央的大政方针,民意不可违呀!
 
  (六)“三联单”非法敛财至今无人管
 
  在长青村,征地拆迁之初,二道区政府发布公告,凡是没有证照的房屋,储藏农具、物品仓房等建筑物,一律按违法建筑予以强制拆除。强拆几家,作为杀一儆百蝴蝶效应的威胁手段,然后政府和村主任范永忠就假惺惺地关心无证房屋的被拆迁户,只要肯出钱,办个预审单(也称三联单),与有证房屋一样补偿。因此,凡是没有证照房屋的被拆迁村民,向范永忠购买预审单。一是根据构筑房屋面积的大小,再根据自己的经济能力,向范永忠交钱,以5万元一份预审单为基价,10万元、15万元、20万元,最高出售价一份预审单高达50万元。令人可笑的是,被拆迁户范淑琴由于交了2万元,只盖了一个公章,房子最终被作为违法建筑而强制拆除。
 
  开始,预审单只出售给有房而无证的被拆迁户,后来,凡是在自家庭院能建房,或者能找到建房的地方,都可以购买预审单,获得拆迁补偿。所以,在长青村掀起购买预审单建房的高潮。如果用新建的房屋面积计算,出售预审单的收入保守计算2亿多元。那么非法收取“预审单”谋取的私利,这笔钱究竟去了哪里?又进了何人腰包?至今没有人能说得清。而广大村民面对“预审单”违法乱纪的敛财行为,只有打掉牙往肚子里咽,敢怒不敢言。
 
  在全面依法治国的今天,刘亚贤事件及长青村等拆迁乱像,何日能得到公正的解决,人民期盼这一天的早日到来!
 
  编后语: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人都谈“拆迁”而色变,媒体集体失声,而拆迁所暴露出来的种种问题,也只能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CHINA=拆哪”,这个说法也曾经在网络上盛行过很长一段时间。
 
  曾经,笔者一直都认为,如果拆迁之后的用地是为了市政建设、是为了改善市民的居住条件,那么作为老百姓而言,拿到拆迁款或者搬到新的楼房去居住有何不可呢?同样,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不管费用是来自项目投资方、开发商还是政府本身,又为何不能保证老百姓的利益,为什么不能按照国家政策给老百姓补偿款?
 
  直到有一天,笔者知道了一个词,叫做利益链条,才明白,老百姓只是组成这根链条的工具。政府要政绩、要收入,好吧,开发商更要收入,于是乎,怎样榨干这些老百姓用来遮风挡雨的庇护所,成了他们最为关心的问题。
 
  相关链接:中纪委发话:政府强制拆迁可构成犯罪!
 
  2016年,中央纪委、监察部发出通知,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按照十七届中央纪委第六次全会部署,切实加强对征地拆迁政策规定执行情况的监督检查,坚决制止和纠正违法违规强制征地拆迁行为,维护人民群众切身利益,促进科学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通知要求,切实加大查办违法违规强制征地拆迁案件力度,重点查处采取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搬迁行为,采取暴力、威胁手段或突击、“株连”等方式强制征地拆迁行为,以及《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颁布后仍然组织实施行政强制拆迁等问题。
 
  对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违规动用警力参与征地拆迁的,因工作不力、简单粗暴、失职渎职引发恶性事件和群体性事件的,对违法违规征地拆迁行为不制止、隐瞒不报、压案不查的,要严肃追究有关领导人员的责任。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征地拆迁中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
 
  敬请关注系列报道之二。
(责任编辑:中国资讯报道)

① 好头条所有原创文章(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zhidaoribao@gmail.com,请在30日内进行。

相关热词搜索:长春市 民怨 区委

上一篇:河南濮阳县王称堌镇姚庄村支书被指违规占地遭举报
下一篇:最后一页

《新浪新闻中心24小时播报全球重大新闻》 网站低俗信息举报信箱:zhidaoribao@gmail.com 头条新闻微博
头条日报社:立足“华人的角度” 广告招商 QQ:10222191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备案许可证号:国际ICP备15060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