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明水县草原被大面积非法开垦他用
发布时间:2018-06-11 10:22:53   来源:   评论 参与

  编者按: 中共中央在十八大提出了“ 建设生态友好型社会” 、在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 用制度保护生态环境” 、十八届五中全会更是把生态文明建设纳入“ 十三五” 规划重点之一。2015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了发展生态草牧业的新理念, 进一步加大了对耕地、草原、湿地水域和滩涂等的保护。2016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也提出将实施新一轮的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政策, 适当提高补奖标准, (黑龙江省也在新一轮退牧还草及草原生态,滩涂湿地保护补助奖励政策享受之内) 并且扩大退耕还林还草规模和退牧还草工程实施范围。这充分体现了党和国家对生态环境保护和建设的态度和决心,草地状况不仅决定着草原牧区的发展, 而且对全国生态环境的建设具有重要作用, 是国家生态安全的主要屏障, 也是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重点和难点,对其保护、利用和开发关乎地球生态系统的稳定和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如何以事实为依据,清理历史欠账,黑龙江省也从“深化改革、依法管护、守草尽责”三个方面,践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生态文明观的具体举措,正在进行着生态文明强省和美丽新龙江建设。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生态文明体制改革蓝图和工作部署,黑龙江省正在启动包括草原在内的自然资源统一确权登记、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自然资源资产有偿使用制度改革、生态保护红线划定、创新政府配置资源方式等一系列生态文明体制改革任务

  同时,《黑龙江省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实施细则(试行)》明确规定,市、县两级党委政府对本行政区域内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负总责,实行党政同责。

  中国廉政监察网讯(金志宽 于昌明)黑龙江省是全国10个拥有大草原的省份之一,产草量居全国第八位,全省共有草原7600万亩,绥化市的明水、安达、青冈、肇源、肇州等县,草原面积为999万亩,草原类型主要有草甸草原类、沼泽草甸类(包括丘状沼泽类)、灌木草丛类、灌丛草甸类、疏林草甸类、草本沼泽类。全省草的种类达1000多种,其中羊草、野古草、糙隐子草、贝加尔针茅、线叶菊、嚚草、冰草、修氏苔草、三棱草、小叶樟、剪股颍等为主要优势种类。

  自3月份春耕季节以来,本网多次接到明水县通肯河流域(通肯河,位于黑龙江省中部,全长346公里,流域总面积10339平方公里,是松花江左岸二级支流,盛产“东北三宝”之一靰鞡草和小叶章、三棱草、芦苇等。)树人乡、光荣乡的村民反映:这两个乡的临河区域违法开荒种地已呈泛滥之势,遍及几乎临河的每一个自然村。多年来,这两个乡临河的坝外(国家防洪大堤与主河道之间),当地人俗称“套子”里的草原、湿地、柳条丛等约6万余亩被毁草种植大田作物。具体情况是,县畜牧兽医局默许两个乡的草原站在小范围内秘密将这些草原以很低廉的价格发包给乡政府或村里有权势的人作其代理人,这些代理人,再二次或多次高价转包给真正的农民去开垦耕种,这些农民为了尽快收回投入,就动用大型农机具不间断开垦草原,致使如今草原基本全部变耕地,沙化现象突出,抗灾能力下降,而且大量开地和使用农药除草剂等,尤其是废弃农药和容器的无序堆放和回收乏力,已造成这一地区水资源的污染,草原生态系统遭严重破坏!再有,县乡一些地方官员有的涉入违法开地的利益链条,造成惩处违法开地过程中的一些措施避重就轻现象,更增加了违法开荒者的有恃无恐及侥幸心理,也让一些农牧民感到社会不公。

  满目疮痍的草原在哭泣

  曾经风景如画 光荣乡沿河村,村民夏某,王某,谢某等说,我们是从小就在这片土地长大的,二000年以前,我们 这里还是水草丰美,物种繁多、水源清澈、植被茂密、土层厚实的黑黑沃土,塔头草(塔头草是沼泽和湿地的象征。塔头墩底下是最好的腐质土,塔头一年也就1毫米左右的生长速度,大的塔头草需要几千年才能形成的,如果把它破坏开采了,根本没有办法恢复)随处可见,野鸡野鸭满天飞,真是棒打狍子瓢舀鱼,男人下河捞鱼摸虾,女人在岸边洗衣捶布。

  草原厄运逐渐笼罩 然而,自从1995年前后,县畜牧兽医局及乡草原站打着草原承包责任制的幌子,以极低价格将国有或集体草原秘密(根本没有公示,招标,召开村民代表会等方式)发包给其代理人——亲朋好友及关系户后,这些代理人再次高价转包给真正种田人,从此毁草毁林开地情形就大面积发生了。现在引发一系列草原生态和社会恶果。你们看,套子里地势稍高的地方都裸露出灰黄色的地表并已沙化,近处是非法开垦草原及毁林后种植的农作物,(见图一)每家所开垦的土地都各自修垒堤坝圈上,往下看那都是各承包种田户怕涨水淹没自家庄稼,各自为战在四周垒砌的高愣子、堤坝,放眼望去简直就是一个个建筑工地散落在主河道与防洪大堤(国堤)之间,严重影响行洪。(见图二)远处那是无审批手续在草原林地河道主区采石挖砂取土的机器及留下的深沟,(见图三)对面是无手续在草原林地开工建设的固定房屋及设施,听说是做旅游度假的山庄。(见图四)

  图一 开荒后种植的水田

  图二 在国堤内又非法再修筑的护堤

  图三 非法采砂船在河道内作业

  图四 非法修建的建筑物旅游山庄

  毁草开荒一本万利 光荣乡金星村,老党员王某,原老村长李某情绪激动的诉说着“这帮败家玩意”毁草开荒事实的来龙去脉:上世纪90年代中期,在我们这里,农业仍然是薄利行业,因此我们农民开地主要用于自己消费的粮食生产和饲料生产,积极性尚不是很高。但最近十多年情况发生了显著变化,首先是由于农业机械和化肥农药的广泛使用,农民生产力大增,以前牛耕人种,犁地薅草、一个五口之家两个壮劳力,一年耕种三至五垧地,已经满负荷,现在都雇佣大型农用拖拉机、联合收割机等农业机械进行毁草及收割作业了,且人工薅草和施肥已经被大面积喷洒除草剂和化肥所取代,两个壮劳力一年耕种五十垧地并非难事。集约化规模化种地,其效益明显高于零散地块的手工作业只要不涨大水,就越来越有利可图,开荒地越多,效益越明显。

  图五 满目疮痍的河道一瞥

  图六 机器在开垦地作业现场

  图七 非法在河道取土现场

  图八 二包与农民签的高价合同

  毁草开荒进入高潮 树人乡兴通村,村民孙某、张某说,我们这里无论是从草原站低价一包地的代理人,还是二包三包地的农民都力图尽量多开地,一方面,现在开地早已不是人工砍树和除草,在灌木丛,柳条丛开地者使用大型拖拉机推倒树木,用铲车清除树根。你们要是早两个月来,能亲眼目睹他们都是怎么毁草毁林的,在草场地块呢,开地者就喷洒除草剂杀死草本植物,因此少数几个人在短时间内就能开出大面积的耕地,开地成本大大降低。同时,一包代理人更乐意将土地出租给外来农民种(因即使年景不好,给淹了,也少了一份本地人耕种,传统邻里间那种质朴的内疚),因为他们得到的旱涝保收租金还会高些,但这些外来租种者由于短期的逐利行为,更加偏重短期效益而不顾可持续发展,超剂量使用农药和除草剂、把天然水体过度污染等现象更加严重。而脱离生产靠出租土地逐利的这些一包代理人,更不会将这些赚取的租金用于兑现签署草原承包合同之初的文字承诺,去扩大再生产,维系草原生态,而是与乡草原站忙着进行利润分成去了。

  毁草变地成事实 树人乡长发村陈某、赵某满腹惆怅地说,多年来,毁草种地年复一年,草原生态破坏的恶性怪圈不断循环上演——耕地越来越多,草原日益萎缩,连主河道两岸都被农作物覆盖了,如今基本不见草的踪影,大量开地和使用农药除草剂,尤其是废弃农药和容器的无序堆放和回收乏力,已造成这一地区水资源的污染。例如临河较近的村现在大都采取打钻机井方式取地下水作为饮用水,以前浅井即可,而近年来许多地方5米以内浅层地下水已经不堪饮用,地表水更是糟糕,由于大量自然植被被农作物代替,而农作物多为一年生草本植物,造成地表裸露时间长、水土涵养能力差。故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明显下降,另外横七竖八的各家各户修筑的非法堤坝星罗棋布横亘在行洪区内,严重影响泄洪,例如2013年和2014年通肯河接连发生的大洪灾,县里领导都来了,用炸药临时炸开那些位于国堤与主河道之间人为随意砌筑影响泄洪的堤坝,被开垦的套子里耕地则无一幸免,包地的农民那个惨啊!较之过往数次发水,此前却从未造成过如此严重的破坏,其主因就是毁草毁林开地各自随意修筑堤坝带来的惩罚性恶果。

  草原站打着草原承包责任制的幌子 谋非法流转不义之财

  黎明村村民们说,草原站搞承包制也能理解,你发包给亲朋好友——你的代理人,按理说初衷是要调动代理人维护草原生态建设发展的积极性,让他们把草原规划侍弄得更好,而不是让你的代理人去改变草原的用地性质,并且再高价转包给农民开荒种田吧,何况最初的发包程序就是非法的。《黑龙江省草原条例》第二十四条规定,“集体经济组织内部无人承包的草原,经过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村民会议三分之二以上成员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的同意,并报乡(镇)人民政府批准,可以采取公开竞价招标等方式承包。”可他们草原站是秘密发包,我们村民根本就不知道,何谈召开会议?

  说到乡草原站一包时收取其代理人低廉的草原管理费,村民们更是无法理解,按《黑龙江省草原条例》第二十八条承包方向发包方交纳草原承包费,草原承包费应当根据草原前三年的平均产量、质量、位置等因素合理确定,并经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村民会议三分之二以上成员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同意。然而,草原站自始至终就没走这定价程序。

  另外,这发包收取的草原管理费价格低得简直就是白送一样,30年包期,每亩才3元/年,这不是国有资产严重流失嘛!你看他们的代理人,转身再一转包,每亩地150元—300元/年不等,草原站代理人肥的流油啊,这与抢钱有啥区别?典型官商垄断吸血!村民老刘如是说。在沿河村,谈到当年哪些人在承包,谁在吸血,村民们提到的都是当年乡领导或与草原站关系密切的人,比如杨姓,刘姓,刁姓,李姓等。

  草原站的渎职间接造成承包种地的农民往往一夜赤贫

  金山村村民杨某,当地俗语:“河套是3年两淹,淹不淹全凭运气看苍天。”所以包地的农民收成往往无保障,但生活困难的农民致富心切,往往存在赌一把的心里,赌的就是老天不发大水,但别忘了,这草原本身地处河道套子里,属行洪区,涨大水的几率很高,幸运的少,被淹的多,但这些期望正常拥有多些土地的而事实上又得不到更多土地的农民太多了,故往往铤而走险,就出现上当被淹的“你方唱罢我登场”一批批去赌年景的现象,后果是多数年景以当地部分百姓无辜损失惨重的代价而收场(投入到从草原站代理人那里的转包费、整地费、种子、化肥、人工费等基本是全部家当)。

  被淹绝收后,农民们也有所思考:在举国搞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今天,我们的父母官是不是应有所感触?国家为我们农民减负,废除了千年农业税,可这非法开荒地的转包费是农业税的几十上百倍呀!是谁的不作为让我们生活困难知识贫瘠的农民日子雪上加霜?领导领导,请问我们的领导,你是怎么领的?怎么导的?2014年因二包地被淹致血本无归的老田和老于喃喃的一遍遍叨念。

  明水县相关职能部门集体沉默 拒不接待调研反馈

  本网就实地踏查调研该县通肯河流域大面积毁草开地情况首先到涉事基层所在地树人乡政府,工作人员说张书记在接访,没有时间接待你这种事,我们这里开地又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了,你要等就等,多长时间不定,要不就与司法所长谈谈,司法所长听后说,我会向乡主要领导汇报的。

  在光荣乡政府,工作人员说,书记乡长都在县里开会,都是些历史遗留问题,我们也不清楚,没人能解释,最后该乡组织委员宋某出面听取情况反映,同样说会向乡主要领导汇报。

  返回明水县城后,本网分别赶往该县畜牧兽医局,国土资源局,水务局,农林局等相关职能部门,以便从官方确认历史地籍,所属地类,一调二调,所签草原发包原始合同等相关情况,但各单位的答复不是领导都开会或公出了,就是这事属历史遗留问题,不好回答,要么就是管理档案的人员休假无法配合,最后本网一一给他们留下电子邮箱,希望查询后告知,截止本网发稿,没有接到明水县毁草开荒有关职能监管部门及乡政府的任何回复。

  律师说法

  就明水县大面积草原被毁,改变用地性质进行开荒种地,相关草原站涉嫌程序违法价格违法发包草原,以及当地政府或草原站与农民口中“一包代理人”合谋进行利润榨取、利益输送以及给当地草原、水资源等生态环境带来的严重破坏等相关问题,本网咨询了黑龙江主任律师刘洪朴,刘律师说,纵观整个过程涉及一个认定和两个法律关系——首先认定被毁区域原地性质地类属性,既要尊重村民所述是草原的历史事实及与草原站签署发包草原合同(见图八)的事实,也要参照职能部门的确认档案属性,根据所处流域位置基本应定位在草原,湿地,滩涂或三者混合统一体之间,但无论哪种,都是受国家法律法规保护的,都有相关政策法规和条例等相规范条款对应,如黑龙江省有《关于严厉打击草原违法犯罪行为的指导意见》,国家有2017年3月印发的《自然生态空间用途管制办法》等的规定,所以说谁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随意破坏自然环境,破坏多少必须补偿恢复多少,还其本来属性是必然要求。其次,涉及第一个法律关系是违规违法:比如发包程序不合法,定价不合规及当地政府监管部门的行政违法。再次,第二个法律关系是犯罪:涉及毁草20亩数以上构成犯罪,管理者若涉及利益输送达一定数额构成受贿罪,涉及监管不作为严重的构成失职渎职罪。

  草原管理部门首次发包程序是否合法?首次发包价格是否明显偏低?发包后允许开荒改变使用性质吗?发包后是否疏于监管或监守自盗搞利益输送?草原生态严重失衡、水资源被污染、河道被占用,通肯河原貌被毁的满目疮痍究竟该那个部门担负起主体责任?期望明水县给广大网民一个解释,还自身一个清白,本网将予以关注。

来源:中国廉政监察网http://www.zglzjc.org/a/yianjingshi/20180608/4783.html 

(责任编辑:司加豪)

① 好头条所有原创文章(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2896481302@qq.com,请在30日内进行。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全国法院都在破解“执行难” 南充中院却在制造“执行乱”
下一篇:最后一页

《新浪新闻中心24小时播报全球重大新闻》 网站低俗信息举报信箱:2896481302@qq.com 头条新闻微博
头条日报社:立足“华人的角度” 免费投稿 QQ:28964813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备案许可证号:国际ICP备15060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