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杞县苏木乡侯白屯村霸谁来抓?后台又是谁?
发布时间:2018-06-05 11:01:10   来源:   评论 参与

  强奸妇女、霸占民妇:从西门庆到刘县委,为什么恶霸这么横?

  现代社会,你可曾相信还会有村霸一说?一村人竟然会怕一个名字叫刘县委的人,但不说他的名字由何而来。在党执政兴国的时代,人民群众走向新生活的角色时,河南杞县苏木乡白屯刘县委,可谓是十足的村霸——欺压百姓、强抢民妇、威胁打击报复村民,可谓无恶不作、目无法纪。

  这个刘县委身份不简单,他就是当地群众口中的“恶霸、土豪”,他的狂妄自大,在村里称王称霸无人敢与之抵抗,曾放话说:有不服的去哪里告就去告,你们没有那份能力,谁不服我打伤打残或打死,都能搞得定,不怕告。这种目空一切,这一段又开始吹牛啦!前几个月前我把魏思超打成轻伤一级,按说要追究刑事责任的,魏思超住院期间我不但一次不看医药费一份我也不出,但是我只要把杞县公安局和苏木派出所领导搞定,谁敢来抓我?他们都收到我的钱会抓我吗?魏思超不是一直告我吗?他到派出所去问也没用,干警会用种种借口搪塞他的,找不到刘县委呀?没有证人看见刘县委打你呀等等理由!这一点刘县委倒与西门庆臭味相投!

  这不由得让人好奇了,从历史上的西门庆到今天的刘县委,为什么村霸、恶霸从来都这么拽?

  大家对这位“刘县委”的所作所为都看在眼里,怒在心里,有出头打抱不平的,就现在魏思超被他打伤谁也不敢出来作证,当天刘县委又多么猖狂呢?暴打着魏思超还让情妇刘青霞用手机拍视频以便以后欣赏打人的快感!当时刘县委为什么打人呢?村里打井和卖水泵他一分钱不出,那天硬强行灌溉自己的田地,魏思超打井购水泵苏木钱都交啦!自己的大蒜快汗死了当然急着浇水,而刘县委强行霸占不让他,魏思超就应为说了一句话,不是你的水泵为什么你这么欺负人呢?刘县委上前就的几个大嘴巴紧接着一阵暴打,嘴里不停喊着打死你又能怎么样?魏思超为自己讨个说法的,被他打进医院轻伤一级。受害者起诉无门,刘县委长期欺压魏思超已经成习惯啦!前年在魏思超的两亩地小麦不成熟的情况下而且没有魏家任何人同意和在场,刘县委强行把魏思超家的不成熟的小麦收割,收完后直接去魏思超家要收割费用,别人80元一亩你家要出200一亩,今天敢不给马上打死你!当时魏思超怕事正好家里有亲戚就把钱给了刘县委。

  刘县委比西门庆更有过之而无不及,被打民众魏士超就是因他霸凌被打进医院,从今年3月25日期,到现在已经两月有余,案件却没有得到任何进展,执法机关一再托辞,这一切,都得益于刘县委的通天手眼!

 

  刘县委的所作所为,本质上更是基层社会乱政、抗法、霸财、行凶的事件体现。

  

 

  西门庆的后台是阳谷县知县,从知县到狱吏到执法人员,有了这顶官场保护伞,西门庆每天照样吃吃喝喝,跟潘金莲乱搞。现在杞县苏木白屯的刘县委常年睡着别人的老婆,又的老公也忍气吞声,村里人及时被欺负的人也都是忍气吞声,本村的刘武先生是一个忠厚老实之人,长期在外地打工挣钱,可刘县委就下手啦!开始是强奸后变成通奸,刘武告诉记者李鑫并有录音,他的妻子原本的很好的被刘县委强迫后加上小恩小惠,现在他们已经变成名副其实夜夫妻啦!明着刘县委又老婆孩子。暗地里村里有好多情人,记者暗访村民开始都不敢说,后来有位姓刘的老人家不愿意透漏名字也不愿签字作证。说不把刘县委抓起来谁敢说呀?我都见过他深夜跳过几个老公外出打工的媳妇家。他霸道惯啦!有钱有人,你看现在魏思超被他打成那样,谁来抓他啦!警察不会成为收他钱的但是刘县委现在一直吹牛,公安局有人,什么叫有人就是给某些苍蝇送钱了,如果办案警察或公安局说没人收刘县委的钱,这么明显的案子把人打成重伤害轻伤一级,后遗症还很严重。为什么不抓刘县委?为什么?你们都明白?你们是记者吗?如果是千万也别去找公安局或刘县委不然肯定挨打。听到这话真有点害怕!希望全国的媒体朋友胆大的男记者前去找公安局了解为什么不抓刘县委的真相。给魏思超和刘武生这些善良的百姓一个公道。

  那么,刘县委的后台又是什么呢?他的官场保护伞又有多大?

  之所以将他比做西门庆,是因为他长期霸占别人妻女!逼的别人背井离乡!强暴村内妇女。西门庆和潘金莲还讲究个两情相悦,可是这个刘县委,根本不顾别人意愿!强占刘武生妻子时间之长,简直是禽兽之举!

  

 

  比起这些,村民们出钱打的水井和水泵被强占、以不合理价格强行收购村民农作物这些“小事”显得不足挂齿!经常扬言打死别人全家!这些行为真是让人忍无可忍!

  说完这些,我想请问大家:如果基层黑恶势力及其背后保护伞的毒瘤不除,民何以安?

  西门庆是恶霸,知道作恶无非就是胆子大一点。面对恶人行恶,人往往是沉默的,只要确信这份沉默,恶霸就可以无恶不作。

  刘县委又何尝不知,不然怎么会有“有不服的去哪里告就去告,你们没有那份能力”的大话。

  村民魏思超被其打上住院之后,刘县委不仅丝毫没有悔改之意,反而更加肆意妄为,更是威胁被打村民与当地群众。一时间群情激愤,魏思超和刘生等人至公安部及河南公安厅领导,希望在全国性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之际雷厉风行,将寄生在基层的黑恶势力陆续连根拔起。

  还村民们一个美好的未来!

  但愿善良的人,不再受恶势力威胁统治。

  记者感悟;刘县委把魏思超打成轻伤一级是事实清楚,苏木派出所迟迟不抓人,反而经常一再调查盘问魏思超谁把事情发到网上去的,一再去折磨魏思超让他把论坛和曝光新闻删除,是谁发的?你们不去尽快为什么受害的老百姓伸张正义,公安部等四部委的扫黑除恶文件到杞县怎么成废纸了吗?现在魏思超明显又被恐吓和打伤后遗症,随时有可能发作,当一个人受到欺压并打的脑内出血,以后迟迟得不到解决。长期下去可能抑郁而死,出现命案也是警察不作为所导致的。人民警察就应该接收人民的监督执法!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不更好吗?只要你们处理的公正更希望人民监督。你们只要能让罪犯得到严惩让受害者得到赔偿才是真正为人民服务。

(责任编辑:司加豪)

① 好头条所有原创文章(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2896481302@qq.com,请在30日内进行。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全媒体时代做好舆论监督的五个方面
下一篇:最后一页

《新浪新闻中心24小时播报全球重大新闻》 网站低俗信息举报信箱:2896481302@qq.com 头条新闻微博
头条日报社:立足“华人的角度” 免费投稿 QQ:28964813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备案许可证号:国际ICP备15060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