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方城:是“扶贫”还是“打劫” “钉子户”殴打“开发商”
发布时间:2018-12-11 23:58:02   来源:   评论 参与

有能力别忘了回报父老乡亲,一个善良的母亲这样给孩子说过话。
2015年清明节,经不住母亲天天唠叨,吕冬冬从上海回到家乡,母亲王明秀带着女儿吕冬冬来到位于广阳镇的三贤山。
吕冬冬说对母亲说,正是花开的季节,山上却是光秃秃的,有绿的地方也是杂草丛生。当看到眼前的一切,经常参与上海某公司在外投资的她,决定为家乡父老尽一份自己的力量。
下山后经过多方打听,经过袁清信介绍,一起找到了北关庄村东货厂组组长王道明,问组长王道明你们村的山往外承包吗?王道明这样说,只要是真心实意为乡亲办实事,这山荒着也是荒着,这是好事。不止为北关庄村的村民带来收益,而且周边三里五村的都能带来经济效益,村里的男孩不愁娶不到媳妇,女孩也不会争着往外面嫁了。这一幕,深深打动了吕冬冬,她当即决定为家乡父老尽一份自己的力量。
2015年4月,吕冬冬为了家乡受了很多委屈、极力推荐,经过多次与上海某公司投资方调查论证,结论三贤山经过开发可作为种植、养殖及农家乐生态旅游区。
2015年5月份,经过村民小组村民会议,租金经过协商共计160万元,为了避免施工时有人使绊子,吕冬冬要求承包荒山的钱必须是发放到每家每户。
 
公司代表吕冬冬和全体小组村民签订合同与组长王道明合影
 
小组村民都对开发荒山大力支持,选出5名群众代表参与,租金每家每户发放到位,村民无异议按上自己的指印,并把合同签署。
公司代表吕冬冬与村民代表发放现金160万元合影
 
随后,到广阳镇政府向时任镇党委书记郭书记汇报情况,郭书记听了总体规划后,召开班子会议协商,决定到上海进行考察。
2015年11月,郭书记等一行7人到上海某公司考察,经过3天考察后,郭书记说代表8万广阳群众开绿灯。
 
上图从左到右排列:左一上海公司接待人员、左二张王伟、左三罗庄村支书(管闲事)、左四付小玉(镇服务中心主任、管理区主任、林站站长)、左五张怀周(广阳镇副书记)、左六郭书记(广阳镇党委书记)、左七张提(广阳镇建办主任)、左八司机。
 
2015年11月,吕冬冬与上海某公司投资人决定第一期预计投资三千万绿化荒山,启动三贤山种植、养殖及农家乐生态旅游区项目。上海某公司投资人要求,承包的山地要用护栏将承包合同区域圈起,荒山后绿化后,才能将第二期后续资金投入。
2016年6月份,对三贤山种植、养殖及农家乐旅游区项目部开始圈地施工,遭到村民王洪卫“村霸”的恶意阻拦,三贤山种植、养殖及农家乐旅游区项目部吕冬冬与北关庄村东货厂组组长王道明上前与其理论,结果遭到以王洪卫、李延俊为首的“村霸”人员将项目部吕冬冬与北关庄村村组长王道明殴打住院,当时派出所出警人员从其车里搜出砍刀一把。
  
出警人员现场从王洪卫车上搜出的砍刀
 
这时,帮项目部施工的小组村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问当时开会你并没有异议,该给你的钱也领用了,为何还阻挠施工?王洪卫这样说:在这里我想干嘛就干嘛谁让我后台硬。李延俊说:镇里领导让拦的,只要镇里领导打个电话我就不拦了。
 
村组长王道明被王洪卫殴打(马赛克避免部分人群不适) 
据当事人王明秀讲述,事后,王洪卫托人打来电话说,另外给他20万他就不阻拦了。当时签了合同以后,先到王洪卫家里“拜码头”送上礼品,又安排人作陪,请王洪卫到酒店喝了一顿,就是为了避免在施工时他使绊子。
 
参与殴打吕冬冬人员
据当地村民多人反应,王洪卫在北关庄村想打谁就打谁,想骂谁就骂谁,扬言其有后台,谁也不能把他怎么着,打完人有的赔偿5元钱就了事。
组长王道明找当时的村委盖章,村委不给盖,要项目部出十万元钱,又不出出这钱的使用用途,就说如果不给钱,道路不让项目部走,让坐飞机过。
项目部对村委说,合同上面写着水、电、路三通,钱也发放到村民手中了,村委无理由在要钱,据理力争却也毫无结果。

项目部吕冬冬被打后现场照片
项目进展不下去,只能让组长找村民退款,村民得知后情况后就说他们去找村委说,山是我们村民大家的,道路也是我们大家凑钱修的,村委为啥要钱,民意难为,可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
据当事人讲述,2016年元月,广阳镇郭书记调任到其他地方任职。书记一职,由原镇长接任。
2017年5月份,见到原镇长、现任陈书记,陈书记接待时说,以前郭书记在任答应什么我也清楚。但是现在首先要签署框架协议,然后要把保证金打过来,办理好后才能开展工作。
吕冬冬说陈书记你把框架协议以及钱的用途讲明白,并且如果有资金来往必须要对应政府的公用账号,陈书记说这个事情没办法用政府账号,当时我女儿吕冬冬就说陈书记你身为政府官员,让承包人拿钱,钱的用途说不来,公用账号也没有,我不能把钱给你们,除非说明用途并告知资金动向。
陈书记说你们找我们管事,不按照我们要求来怎么给你们管,让你们签框架协议你们不签,要你们交保证金也不交,当时就说如果不按照他说的做,以后就不要找他。
 
 在承包区域内建护栏围挡怎成了违法?
作为项目部负责人,还是广阳镇人的吕冬冬非常不理解,我是把外面的资源往家里带,绿化荒山耗费人力,物力、财力、投资的设备又搬不走,为啥给家乡做点事情怎么就这么难。
2017年7月份,吕冬冬从上海回来与母亲一起到广阳镇王镇长的办公室,王镇长说如果不按照陈书记说的签订框架协议,缴纳保证金,别说绿化就是种地都不行。
 
 反应事情的由来
2018年8月,项目部到村委新一届班子出证明盖章,他们以镇政府不让盖章为借口不盖章,说是由于你们项目部承包荒山造成群众经常告状,村民告状是因为他们好不容易引来的项目,由于村委及镇上个别领导不作为,并起恶意破坏施工进度,造成三贤山种植、养殖及农家乐旅游区项目无法开发而引起的。
据当事人反应,2017年11月份,到方城县反映情况,县人大的毕主任听了以后,毕主任对广阳镇陈书记说,别说吕冬冬引资来投资绿化荒山,作为镇政府也得把荒山绿化绿化,当时陈书记当着毕主任的面,说这是好事情一定大力支持。第二天陈书记将吕冬冬与其母亲约到方城县县政府会议室,非常生气的质问为何要跑到县里面。
陈书记打了一个比喻,他说现在比如就是放风筝,他让风筝飞多高就能飞多高,让风筝落地,绳收了它就得下来。你们找到县里,最后还是要镇政府我出面协调,以后有事就找包村书记李宝。
当天回来后,项目部将所有承包相关手续全部给送去。北关庄村包村书记李宝说,你们给群众租金160万没经过我,钱也没打给我,我咋管。
 
指印是部分代表的期盼
2018年10月,土地确权时,镇政府李宝作为北关庄包村书记,把吕冬冬承包荒山的使用权,要确权给个人。
众所周知,土地是以村民小组(队)为单位,山地确权作为村民小组共同承包出去的荒山,确权还应该是村民小组(队)里面,确权不成,就煽动王洪卫,李延俊等人闹事。
以包村书记李宝,村民王洪卫、李延俊等人在北关庄包村所作所为,群众是敢怒不敢言。
从吕冬冬对三贤山进行种植、养殖及农家乐旅游区项目初步启动,到地乡镇政府去上海考察,至今,2018年11月,三年多为何迟迟不能动工?
包村书记李宝是“扶贫”还是“打劫”,“钉子户”王洪卫聚众殴打“开发商”的事情进展,本网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纪元)

① 好头条所有原创文章(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2896481302@qq.com,请在30日内进行。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医院开药称每次口服20片 男子吃5片:浑身无力
下一篇:最后一页

《新浪新闻中心24小时播报全球重大新闻》 网站低俗信息举报信箱:2896481302@qq.com 头条新闻微博
头条日报社:立足“华人的角度” 免费投稿 QQ:28964813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备案许可证号:国际ICP备15060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