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礼泉县教育局一纸招工“分配文”引发的“荆高峰”迷案
发布时间:2018-08-13 15:44:54   来源:今日头条   评论 参与

陕西省礼泉县教育局一纸招工“分配文”引发的“荆高峰”迷案

陕西礼泉讯(特约记者/明观 红桃k)

昔日弄虚作假 今朝幡然悔悟

2018年5月,发生在在陕西省三原县教育局女干部李敏冒名顶替山西三原县庄村村民荆高峰学籍的事情,一经媒体报道后,在全国引起媒体舆论一片哗然,成为当时全国舆论媒体争相转载的热议话题,最终陕西省三原县纪委、监察委决定对参与冒名顶替运作策划的7名责任人作出处理,使这场冒名顶替引发的轩然大波暂停下来。

无独有偶的是,发生在陕西省礼泉县教育系统的1995年的一起由教师李明义亲自执导的张冠李戴、冒名顶替、弄虚作假当教师事情,最终演变成了真的变假,假的成真的案件,最终,他的儿子张站伟(随母亲姓)稀里糊涂、不明就里的情况下,被雀占鸠穴,被一名叫张恒的人冒名顶替了自己工作,虽经过李明义老人多年的奔走相告和逐级伸诉,时光荏转瞬23年已过,时至今日,各级行政部门多次调查,就没有给予纠正,致使这起虚假案件在正义和阳光下,蒙蔽社会23年了,“我已经73多岁了,作古之年为时不远,我向礼泉县纪委、监察委做深刻检查,当年是我鬼迷心窍才弄到今天这般境地,我当时真的不应该欺骗上级组织,我辜负了教育局领导对我家殷切关怀,我真的不应该,为了还借张文华家1.3万元,把孩子的招工指标转让给张恒这个人,我要把弄虚作假的事实反映出来,要求教育局恢复事情的真实面目”,退休教师李明义满怀悲愤的叙说。

陕西省礼泉县教育局一纸招工“分配文”引发的“荆高峰”迷案

一时糊涂酿大错 摊上官司理不清

退休教师李明义生于1945年,退休前是陕西省礼泉县建陵镇的教师,和他一样的是,妻子退休前也是建陵镇的教师,而他的儿子张战伟是一名没有任何生活来源、起居尚能自理、腿部有残疾的持证残疾人,时至今日,年快50岁的张战伟仍跟随父母生活,之所以出现今天这样凄惨宭境,这与退休教师李明义1995年的一时冲动和弄虚作假撇不开关系。

“事情源于1995年底,我家邻居张文华找到我,请托我为其儿子张恒安排工作,在当时,农村户口是不予许招工的,而张恒恰恰就是农村户口,不帮忙吧,我们两家关系好,磨不开脸面,帮忙吧,张恒是农村户口,上级通不过,在帮不帮的问题上我真是左右为难,而邻居张文华一直跟着我软缠硬磨,让我生办法,迫不得已,我做出了人生以来最不该做得一件事,这件事至今想起来,我愧对组织、愧对教育局的领导,愧对我有残疾的孩子,”面对记者,这位耄耋老人忏悔的一时语噎。

“张恒是农村户口安排不了工作,我儿子张战伟是非农业户口,可以安排工作,而且已经有了工作派遣证,我何不来个狸猫换太子,我向上级汇报,我的儿子也叫张恒,反正都姓张,欺骗组织让张恒替代我儿子到学校教学”。退休教师李明义慢慢回想起当时欺骗组织的事,仍历历在目。

“邻居张文华为了尽快让他儿子张恒上班,三番五次到我家来给我说清,我经不起张文华甜言蜜语,我就答应了让张恒对外宣称是我的儿子,同意顶替我儿子张占伟到学校上班,当然,我也决不能白白拱手相让一个招工名额而没有任何分文代价,最终,我与张文华达成一致意见:张恒顶替我儿子张站伟招工指标上班,而我以前借张文华的1.3万元从此一笔勾销。为了还我借张文华的1.3万元,在我儿子工作的取舍上,我的灵魂开始左右摇摆,我丢失了人生坐标,迷失了做人的基本方向,丧失了一个教师基本具备的笃信,千不该万不该,我拿我儿子的招工指标来还账,可以说,一时糊涂,抱恨终生呀,现在想起来过去的事,觉得是多么的幼稚,多么的愚蠢。”这位退休老师回忆起以前不堪回首的往事,言语有点哽咽。

陕西省礼泉县教育局一纸招工“分配文”引发的“荆高峰”迷案

( 张站伟 )

陕西省礼泉县教育局一纸招工“分配文”引发的“荆高峰”迷案

(张恒,此照片由张占伟提供)

不久,我就开始找教育系统的领导,欺骗组织说:张恒就是我的儿子,教育局就以张恒名字,招收张恒为全民制合同工人,被分配到礼泉县叱干镇当一名教师。然而,在我为张恒办理工作期间,张文华以工资没有到位,安排的工作是假为由,出尔反尔,对我家大打出手,并将我弄进派出所关押了三天,这是多么可耻的事呀”,试想我把儿子的招工指标让张恒替代,我一个参加工作多年的教师,好心被别人误作驴肝肺,在当时是多么的丢人现眼的事呀,提起1995年发生的事,退休教师李名义明义羸老之躯不由得蹒跚起来。

“无论怎么说,我为了安排张文华的儿子张恒顶替我儿子张占伟参加工作,我隐瞒了事实真相,我欺骗了组织,但礼泉县公安局叱干派出所,最终主持了公道,分配文该是谁的就是谁的,今后任何一方不得追究”,退休教师李明义拿出了一份,叱干派出所关于张文华与李明义矛盾纠纷的处理意见》,记者从这份处理意见上,可以确认的是,张恒工作的分配文确实是退休教师李明义一手办理。

做梦都想到农夫与蛇的故事在自己身上重演。退休教师李明义说,“张恒是个农村娃,又不是商品粮户口,他又没有特殊关系,他不顶替我儿子,他能招工吗,我一手欺骗组织,最终没想到的是我把我残疾的儿子工作弄丢了”。记者作为60年代中期的人依稀记得,在90年代左右,农业户口如若不是大中专毕业,不是商品粮户口,想参加工作,那是不可能的事,从分配文这点上说,张文华之子张恒在1995年,还是个农村户口娃,如果不虚假顶替张站伟,决不能参加工作,如果在当时谁让一个还是一个农村户口的人一下子成为合同制工人,在当时社会上也绝对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除非他家有特殊关系。

在退休教师李明义提供的由礼泉县公安局叱干派出所出面协调达成协议书上,记者清楚的看到以下几个条款:

1、 李明义给张文华之子办理工作的分配文归李所有。

2、 李明义给张文华之子办理安排工作手续花费五千元,双方各承担一半,剩余的10500元

3、 李明义拿张文华之子的户口本归还本人,张文华拿李的招工文归还李明义。

4、 因此事而引起的矛盾纠纷从此了解,任何一方不得追究。

在这份1998年7月8日的协议书的下面,礼泉县公安局叱干派出所的公章清晰可见。“就为这事,想收人家1.3万元又退给人家了,啥好处也没得到,还在派出所蹲了三天,弄得满城风雨,尽人皆知”,一想起当年的事,这位退休教师捶胸顿足。

陕西省礼泉县教育局一纸招工“分配文”引发的“荆高峰”迷案

派出所理清糊涂案 教育局判断葫芦案

经派出所调解后,李明义又拿到了本属于儿子张站伟(张恒)的分配文,但是,有一点,他觉得自己因为没有法律知识吃了大亏,以至于后来,有口说不清,有口难辨,有苦难言,让张恒家人钻了空子。

“由于我当时欺骗组织,我向上级误报我的儿子叫张恒,以至于教育局在下分配文的时候,以张恒的名字下的,派出所调解后我也没多想,我拿着重新回到手的分配文,带着儿子张站伟按照分配文指定的学校,来到叱干镇上班,由于儿子张站伟腿脚有残疾,行动不便,为了生活起居方便,我请求教育局从人文关怀的情面上给予照顾,教育局将我残疾的儿子分配到了相对条件较好的建陵乡上班,儿子张站伟上班后觉得自己的名字不对,他就埋怨我为什么不把张恒的名字改过来,于是,我就找到当时礼泉县教育局副局长魏书平,要求更改档案错误,不知何故,档案没有纠正过来,但是我相信,是我儿子的工作,别人也夺不走”,退休教师李明义用它那浓重方言叙述着。

陕西省礼泉县教育局一纸招工“分配文”引发的“荆高峰”迷案

按理说,经礼泉县公安局叱干派出所达成协议后,各过各的日子,井水不犯河水,再也没有瓜葛了,但这种好景不长,从1997年10月到2000年3月,也就是张站伟任教三年后,一场突如其来的胡搅蛮缠改变了李明义一家平静如水的生活。“2000年3月,我家邻居张文华的妻子拿着一份原来叱干镇教师分配文的复印件找到县教育局主管人事工作的副局长魏书平,谎称她的儿子张恒已经于1997年被分配到叱干镇任教,谁知道分管人事的副局长魏书平不分青红皂白,也不做任何事实调查,明知道我儿子张站伟已经从叱干镇改派到建陵乡任教三年的工作事实,再次打印出本已经归还我家的张恒工作分配文,加盖公章发出,张恒就这样由一个农民华丽转身为叱干镇教师,堂而皇之地雀占鸠穴,在当时,很多人都知道张恒招工的手续存疑较多,但谁也没有提出质疑,我残疾儿子张站伟就这样被教育局莫须有的名义不得不失去岗位,时至今日,我咋也弄不明白,我弄虚作假的事情,为何当时教育局副局长魏书平罔顾事实,一意孤行,从不把公安局叱干派出所的出具的协议书看在眼里,明知有错,将错就错,是不是收了张文华家什么好处了”,时间虽然过去了23年,退休教师李明义回想当年的事情,仍记忆犹新。

维权路漫漫 伤心泪涟涟

一个确确实实的残疾人,一个不具备招工资格的农民,一个被公安局定性处理的案件,一个清清楚楚的事实,为何在礼泉县教育局副局长魏书平那里从不做任何参考和甄别,随意不负责任的处理意见,岂止是退休教师李明义和张文华两家造成了旷日持久的矛盾纠纷,而伤害最大的是身残志坚、孤苦无靠、年长身衰的残疾人张站伟。

为了追求事实真相,为了避免教育局制造冤案,为了让残疾人有个岗位和归宿,人退休教师从此走上了自我维权之路,“真没想到,我反映的问题走到哪里,都反映平平,没有哪个部门向着我,致使我弄虚作假的事情,现在成了真的”,退休教师李明义手拿反映材料叙述者维权的艰辛。

在退休教师李明义提供的一份由教育局提供的一份《答复意见书》上看到,教育局对退休教师的回复:李明义反映其子的工作被张文华之子顶替,经我们反复核查,我们县教育系统没有李明义之子张站伟的任何档案信息资料,相反,李明义反应的“顶替人”张恒的信息档案资料齐全,这说明李明义之子张占伟根本就不是教育系统的人,更谈不上被他人顶替了。

就此回复意见,退休教师李明义说:教育局调查不深入,只注重表面现象调查,不注重表面现象背后隐含的事实真相,在已经错误的事实上,按照错误的事实,做出事实错误的结论,是错上加错,是对真理的歪曲和教师笃信的亵渎。

退休教师李明义质疑的理由是:

一、 我和张文华之间为什么引起纠纷。纠纷的原因就是我为张文华的孩子张恒,以我的孩子办理工作分配文,我收了了人家1.3万,派出所的处理意见是:让张文华退还给原本属于我的分配文,我退还张文华1.3万元,已经证明了张恒的分配文属于我的事实已经在法律上得到确认,如果我不以张恒是我儿子知名,能办理分配文吗?这种前因后果,也从另一方面佐证了,没有我,就没有张恒的分配文,没有我弄虚作假,没有我同意,张恒怎么也顶替不了我亲儿子的事实。

二、 教育局为何没有张站伟档案。因为一开始,我弄虚作假,谎报真相,对教育局说张恒是我的孩子,因此,整个分配文以及教育局的档案都是以“张恒”名字出现的,如果我当时不谎报事实,张恒这个农村户口的农民,是没有任何资格招工做教师的。试问,当时我不采取弄虚作假,张恒这个农村孩子与教育局有什么关联?我不以他是我的儿子招工,他的档案从哪里来?

陕西省礼泉县教育局一纸招工“分配文”引发的“荆高峰”迷案

时光荏苒,一晃23年过去了,23年时间里,退休教师李明义南上北下,西安、咸阳不知跑了多少遍,总想弄出个事实真相来,但时至今日,这位耄耋老人已经步履蹒跚了,原先那种踌躇满志的心态现在已经被跌宕起伏的时光消磨殆尽。

曾记否,纳粹德国宣传部长戈培尔的名言,谎话说一千遍就是真理,姑且不论这句话哲学性。就如今而言,退休教师李明义说的真话应该上万句了吧,无论你如何辩白,自己酿造的苦果,自己执导的闹剧,可总是不被重视,时间在延续,何时能够真相大白,还有时日可待?

(责任编辑:麦穗儿)

① 好头条所有原创文章(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2896481302@qq.com,请在30日内进行。

相关热词搜索:礼泉县 配文 陕西省

上一篇:清华大学和北大的宿舍之争,谁又更胜一筹
下一篇:最后一页

《新浪新闻中心24小时播报全球重大新闻》 网站低俗信息举报信箱:2896481302@qq.com 头条新闻微博
头条日报社:立足“华人的角度” 免费投稿 QQ:28964813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备案许可证号:国际ICP备15060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