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一个人的美术简史——巴荒作品展暨作品集《永远的凝视》学术研讨会
发布时间:2021-06-09 15:25:01   来源:中国艺术资讯网   评论 参与

"她是80年代独步西藏的一面理想主义旗帜,

40年后,她带着一个人的美术史回归2021。"

巴荒在本质上是一位出色的、具有独立精神的画家,她在艺术上的转型缘自于她由内向外转化的生命体验。此次展览是艺术家巴荒的首个个人回顾展,展览以“回眸”为题,以简史的方式呈现她近半个世纪的艺术历程。

回眸:一个人的美术简史——巴荒作品展

展览时间: 2021年6月12日-2021年6月19日

开幕时间: 2021年6月12日下午3:00

展览地点: 北京798桥艺术空间

主办: 中信美术馆

策 展 人: 贾方舟

策展助理: 葛秀之

学术支持(以姓氏首字母排序): 段君、郭红梅、雷颐、栗宪庭、彭锋、帅好、王端廷、汪家明、徐虹、杨卫、殷双喜、曾孜荣

《回眸:一个人的美术简史》

贾方舟

以“回眸”为题,巴荒个展以简史的方式呈现她近半个世纪的艺术历程。

巴荒的艺术从一开始就带着“自我探寻”的色彩。她以“自画像”的方式不断在自我观照、自我审视、自我怀疑中完成自我塑造,实现自己的精神成长。这个时间大约在20世纪70年代初,而以自述性为特征的中国女性艺术是20世纪90年代才出现的。同时,她也画了风格唯美的《流》,表达一个少女的青春与阳光。

巴荒,《流》,布面油画,1980,中国美术馆收藏,图片:巴荒

巴荒,自画像《苦于生存》,纸质素描 ,1979,图片:巴荒 |自画像《不肯死去的呐喊》, 纸质素描,1983,图片:巴荒

巴荒,自画像,布面丙烯,1984,图片:巴荒

巴荒,《黎明》,三联画之一 布面油画 ,1981毕业创作,图片:巴荒

80年代中期,她以一组《梦境》为代表的创作从表现手法到表现内容,都具有典型的新潮美术的特征。这些作品用超现实手法动情地描绘了自己抑郁苦闷的精神困境:孤立无助,苦闷彷徨,找不到方向。

巴荒,《零点时刻的来访》,布面油画,1988,图片:巴荒

巴荒,朝圣者的队伍(1989草图),图片:巴荒

巴荒,《连环画-生命之父》 ,1989,图片:巴荒

从1987年起,她决然离开潮流,前后四次进藏,把生命交给了遥远的荒原,直到90年代《阳光与荒原的诱惑》等三部著作相继出版,一批油画作品也相继完成。在整个90年代,巴荒已经从一个出道不久的画家变成了一个在藏学和考古学方面做出重要建树的人。但这一切并不是她的初衷,她在迷茫中走向荒原是为了走向生命的核心与本原,去寻找自然生命的终极意义和价值。

巴荒,《登山日记》 ,布面油画 ,1988 ,图片:巴荒

“1986 年一次偶然的登山训练,使我接近了登山人的生活,通过阅读登山人的历史和当下,对登山和登山人产生出一种超然的崇敬心,我“尝试用完全写实的手法来解读超现实的意境”,触摸“只有登山者才能到达的世界和感受他们的呼吸”。——巴荒

巴荒,《藏人肖像》,布面油画,1989年, 图片:巴荒

巴荒《藏人肖像》,布面油画,1990年, 图片:巴荒

“1989年开始的小幅肖像油画《藏人肖像》,是我再度认识绘画的新起点。我开始把肖像画作为一个学问来研究,这期间我浏览阅读欧洲绘画传统,从中世纪的圣像画到文艺复兴的绘画,尤其是早期文艺复兴的绘画……

我一向喜欢用油画刀和大笔触在画布上尽情挥洒,而在制作这张小肖像时却突然静下来转向用小笔,甚至是尖毫在方寸之间反复叠压与多层制作,确立一种硬边的精准描绘,并细心地体会到从灵动走向凝固的奥妙与理性提升的意义。”——巴荒

巴荒在本质上是一位出色的、具有独立精神的画家,她在艺术上的转型缘自于她由内向外转化的生命体验。深入到藏区腹地以后,藏民在宗教活动中表现出来的虔诚信仰,使她开始更多地关注到“它灵魂”的存在,为她的艺术创造开拓出一种高屋建瓴的文化视野,为她的艺术表达奠定了深厚的人文底蕴。 由此,巴荒的作品返回到一种对永恒的古典精神的向往和神性的表达之中。她关注的是充满宗教氛围、气质庄重的藏民形象,大部分作品都是以肖像的体裁和精神性的叙事来完成,表现手法也回到早期文艺复兴时期充满宗教感和理性精神的绘画中。巴荒的肖像画强调是一种精神性的表达,一种人性的尊严,一种崇高感和神圣感。

巴荒 《穿彝装的肖像》,布面油画,1990,图片:巴荒

“她和我在画《藏人肖像》时的情形不同,除了对轮廓与形式的归纳,我所表现的人物神圣而坚毅,她拒绝世俗直接地传达出我的自我精神;而彝族人的黑色服饰和习惯性的手势,经过艺术的提炼,赋予了浓厚的宗教情怀。”——巴荒

巴荒 ,《穿彝装的肖像》, 布面油画,1990 年,图片:巴荒

巴荒 ,《彝人肖像》, 布面油画,1990 ,图片:巴荒

巴荒 ,《穿彝装的肖像》, 布面油画,1991 ,图片:巴荒

巴荒 ,《彝人肖像》, 布面油画,1993-2006 年,图片:巴荒

耐人寻味的还在于,巴荒在走出“自我”后,在对“它灵魂”的关注中又回归到“自我”,即从“主体”,经由“客体”再回到“主体”。她的肖像画,既表达一个“他者”,也是“自我”灵魂的反照。从顾影自怜的自我观照,到对他人的观照,最后又从对他人的观照中反观自身。这就是巴荒在她的艺术中体现出的不灭的“主体精神”和独立品格。

巴荒 ,《走过村庄》,布面油画,1991, 图片:巴荒

从“自画像”到“它画像”,再到“画自像”,这正如巴荒在荒原中看到的是生命的核心,又在生命的核心中看到了荒原。

巴荒 ,《生灵与圣灵 》, 布面油画+综合材料,2012,图片:巴荒

巴荒 《恒》布面油画,2008-2012, 图片:巴荒

艺术家巴荒:

巴荒的时空,图片:巴荒

巴荒,本名蔡蓉(藏名:才让拉姆),1953年出生于四川省成都市,中央戏剧学院77级本科毕业,中国油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作家协会会员。曾任北京女美术家联谊会副会长、北京油画学会理事。

她是以油画创作为主的艺术家,也是中国80年代唯一一个独闯西藏阿里无人区,以超越自我与西藏人文的厚重艺术著作引起强大社会反响的女艺术家,曾一度引发“巴荒现象”的思考。 其油画作品《流》斩获1980-81年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铜奖,《藏人肖像》、《冈底斯》、《穿彝装的肖像》、《风景》等作品为中国美术馆和意大利、荷兰、英国等国内外机构和学者收藏;出版《阳光与荒原的诱惑》获"全国第二届优秀妇女读物奖"银奖,出版《西藏古文明之旅》斩获台湾新闻出版最高奖“金鼎奖”,出版《废墟与辉煌》获"第五届中国民族图书奖"铜奖。

巴荒 ,《阳光与荒原的诱惑》,四川美术出版社, 1994年

 

巴荒 ,《废墟与辉煌》,河北教育出版社, 2000年

画册封面:

巴荒《 藏人肖像》,布面油画, 26cmx21cm,1990年, 中国美术馆收藏

《巴荒作品·永恒的凝视》, 中信出版集团, 2020年

历时四年,《巴荒作品·永恒的凝视》呈现画家近五十年的绘画作品与艺术创作的理性思考,是人性的朝圣与寻道的修炼、顿悟与涅槃重生的艺术生命践行,是中国女性艺术家的艺术追求与创作之心灵缩影。

巴荒,《致敬经典》之一,坦培拉板素描, 2019,图片:巴荒

(责任编辑:麦穗儿)

① 好头条所有原创文章(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2896481302@qq.com,请在30日内进行。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探索艺术与生活互融的界限与可能
下一篇:最后一页

《新浪新闻中心24小时播报全球重大新闻》 网站低俗信息举报信箱:2896481302@qq.com 头条新闻微博
头条日报社:立足“华人的角度” 免费投稿 QQ:28964813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备案许可证号:国际ICP备15060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