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了!五一拼假也要去这里
发布时间:2019-03-14 18:04:30   来源:   评论 参与

在那片曾经停滞在历史深处

显得神秘、遥不可及的土地上,

那些人,

为信仰付出了一生时间。

茵莱湖上的渔民

缅甸,一个曾长期与世隔绝的国度,在经过长达半个世纪的军事管制之后,如今向世界敞开了大门。这是一片命运多舛的土地。经历过11世纪的盛世辉煌,也遭遇过二战时期的隆隆炮火。曾经阿奴律陀王视线所及佛塔林立,未曾想数百年后江山社稷满目疮夷,从史迪威公路望过去,整个世界动荡不宁。

蒲甘上空的热气球

那些昔日帝国的荣光与晦暗,会在时光更迭里慢慢褪去,战马、旗帜和未竟的事业,早已隐没于迷茫的背景之中,唯有散落于平原或江岸两侧的遗迹里,或可找寻到一段似曾相识的记忆。

曼德勒

雨中的曼德勒街头

一月本是缅甸的旱季,抵达当天却下起大雨。从曼德勒机场到市内约五十分钟车程。这条公路穿行在低矮的竹屋村落和星罗棋布的佛塔之间。远方雷声隆隆,连绵不绝的闪电落入伊洛瓦底江赭色的江面上,宽阔平缓的江水纵贯缅甸,在南部的仰光附近汇入安达曼海。

伊洛瓦底江

系在岸边的小舟从这里滑入江心,驶向茵瓦古城——那里曾经也是一座故都,却在十九世纪时被一场地震夷为平地。隔着漫天雨幕,可以看见棚户区的孩子欢快地在防波堤上踢足球,江对岸是一望无际的水稻田,沿着曼德勒山延绵至天际。作为曾经缅甸皇家首都的曼德勒,便是因为靠近曼德勒山而得名。

鳄鱼桥前的行人

悲情的王子与忠诚的仆人,信任与辜负,祈祷与诅咒,鳄鱼桥前阴雨绵绵,脚下的河水依旧是敏南达王子最后经过的地方,那是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光线与气氛令人倒错于不同的历史空间,面庞如逝水般聚拢又散去,意味深长。

曼德勒山

曼德勒是一个被时光凝固了的地方,这里曾经是十个不同帝王的统治中心,也是缅甸历史上最后一个王朝——贡榜王朝的都城。在城里游逛,你会惊喜地发现许多并未远去的传说,在那些乏人问津的静谧小巷里,依然保留着年代久远的颜色与气韵。

暮色中的曼德勒皇城

我到达曼德勒皇城时已近黄昏,天色如一百多年前一样渐渐暗下来。那时英军的炮火即将来临,空气中弥漫着战前的紧张气氛,我不知道那位已入耳顺之年的老人,是否也曾站在这里凝望过北方——那是故乡的方向。当年旅缅华侨尹蓉离开云南腾冲年仅十六岁,从“三成号”的伙计成长为曼德勒城侨领,后被缅甸王室奉为国师,三十五岁那年他设计建造了这座方圆两公里的皇城。

俯瞰曼德勒皇城

二战期间,有着五百多年历史的腾冲古城被夷为平地,曼德勒皇城也被日军作为兵营,宫殿在战争中严重损毁,只留下一千多座风格各异的建筑与寺院。如今我们看到的样貌,是战后重新修复的。夕阳照亮了宫殿的城墙,护城河柔光闪烁,地平线处便是曼德勒山了。

雨水里映出佛塔的倒影

雨过天晴,没有风。固都陶佛塔巍然而立,赤脚走过温热的地面,穿行于雅致静谧的塔林之间,古树荫翳,延展出枝叶交错的华盖,雨水如镜,倒映着佛塔肃穆的身影,清水滴入池中,依旧发出古老而清冽的水声,所有的纷繁仿佛在此刻尘埃落定,积疑念破,心镜空明。

佛塔

据史书记载,缅甸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佛教传入缅甸也是两千年。浓厚的宗教背景铺就出世代生活在伊洛瓦底江沿岸的缅甸人生命底色,我大致明白,途中所遇见的那些善意的微笑和柔软的话语缘何而来——佛性。

乌本桥的日落

日落月升乌本桥,这座世界上最长的斗榫结构的柚木桥,已在晨昏兼程的时间里站立了一百七十年。敏东王当年为子民修建这座一公里多的木桥时,不会想到现在全世界的人纷纷慕名而来,只为这里隆重而美好的日落瞬间。

蒲甘

蒲甘的佛塔

我在一个阳光炽烈的午后抵达蒲甘——梦想中的万塔之城。这座位于缅甸中部的城池,曾是缅甸蒲甘王国的首都,公元11世纪至13世纪,虔诚的国王奉上座部佛教为国教,在富饶的依洛瓦底江边修建了数万座风格各异的佛塔。

佛塔

物是人非,时过境迁,荒草漫过青阶,石碑沉入黄土,骄傲的王城也无法抵御漫长的时间,战火和地震将塔林毁去大半。如今只余下三千多座风尘仆仆的佛塔遗迹,向世人证明着昔日的荣耀与辉煌。

蒲甘的清晨

次日凌晨五点左右,蒲甘古城仍被夜色笼罩。载我们的飞行师是个六十多岁的澳大利亚人。他告诉我从八十年代初他就开始飞热气球。我问他为何会选择这个职业,他说飞向天空的时候你就明白了。巨大的球体缓缓上升,遥远的地平线曙色初动,天空寥廓,平原无垠,亘古已有的天体寒光荧荧,除却喷火器在耳边偶尔响起,万物静默如谜。

蒲甘的清晨雾气蒸腾

蒲甘的晨雾

骑车穿过迷宫般的塔林,如同穿行在漫长的历史传说里。残暴的国王纳亚都为赎杀父之罪修建的达玛央吉寺,纳拉帕提斯图国王看到一颗红宝石在洼地中闪耀,便修建了苏拉玛尼,康瑟达王修建的阿难陀寺,则源自佛陀释迦牟尼十大弟子中阿难陀的名字。

达玛央吉寺

佛塔外的石雕

晨光中外出乞食化缘的僧人

微凉的清晨里,可以遇见赤脚托钵化缘的早行僧。在缅甸,大多数民众信奉上座部佛教,这里的僧人依然保留了古老的佛教制度,安守着过午不食、半月诵戒、不持金钱、雨季安居等佛教戒律,过着与2600年前的佛教僧团一样的修行生活,与风驰电掣的现代生活相比尽管简单朴素,却身心稳妥,念想仁慈。

车里的小僧人

在这个普遍信奉佛教的国家,僧尼会受到较高的礼遇和尊重。出家对于年轻人而言,并非看破红尘,而是人生中最宝贵的一段经历。假若没有出家礼佛,人生就有了残缺的部分。缅甸人年少时至少出家一次,短则几天,长则数月,如愿弘法度众,则可以终生出家。

佛塔内部

蒲甘的佛塔

由于战乱与西方制裁等原因,缅甸的经济状况令人堪忧,数十年来,缅甸好像从时间的齿轮脱落一般,被冻结在光阴深处,如今在街头和村落,随处可以看到贫穷到尘埃里的国民,约有三分之一的人依然过着异常贫困的生活,偏远地区的人民,基本的温饱尚不能满足。尽管如此,缅甸人依然会拿出钱财供奉给寺院。

蒲甘的佛塔

晚归的牧人

佛塔

盛世繁华刹那间,就像奥维尔所说:任何盔甲都抵御不了命运。这是一个远去的传说,漫长的岁月可以抹去所有的战乱与纠葛、勋章和面庞,唯有恒久的信仰可以穿越浩瀚的史海,生生不息,一如开花结果,累累满枝。

茵莱湖

茵莱湖上的渔民

缅甸人的生活与湖泊和河流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起源于喜玛拉雅山脉的伊洛瓦底江滋养着缅甸三分之一的国土,孕育出灿烂的缅甸文明,而位于缅甸北部掸邦高原的良瑞盆地内的茵莱湖,则以其独特的水乡文化而著称。

茵莱湖

生活在水乡泽国的茵达族人利用高脚木桩,将房舍建于湖畔或岛屿的浅水之中,远远望去,整个村落仿佛漂浮于水面之上。村落之间隔着一线湖水,使用木桥相连,距离稍远一些,便以小舟代步。无论是市场赶集、僧人化缘,还是农田劳作、孩童上学,都需乘船出行。

良瑞清晨的雾气

缅甸的农村人口约占四分之三,大多数人的生活依赖村庄与耕种。生活的重心,自然围绕着季节与庄稼、河流的水位和天气的阴晴。远方的寺庙隐隐传来悦耳的钟声,长颈族妇女端坐在柔黄的阳光里织布,在她身后的襁褓里,可爱的婴儿睡眼朦胧,荏弱的新月里有飞鸟掠过,平滑如镜的湖面上有茵达族的渔夫单脚划船捕鱼的身影。

茵莱湖

瑞耶瓦寺的小僧人正在踢足球

仰光

仰光河的落日

潘索丹街码头,一声辽远的汽笛声里,往返于仰光河的渡轮靠岸了。

站台上的火车

几公里之外,最后一班火车驶进了站台,身后的铁轨被夕阳映成金黄,大金塔点亮了璀璨的夜灯,光影之间游人如织熙熙攘攘,三轮车夫的牙齿被槟榔染成红色。

昂山市场内的场景

热闹繁华的昂山市场内漂浮着黄香楝粉的幽香。声音和颜色,光线以及气味,构成了仰光独特的城市气质,正如吉卜林的书中说的:这就是缅甸,不同于你去过的任何地方。

仰光街头殖民时期的建筑

苏雷佛塔东面,是融合了巴洛克和缅甸传统的帕亚塔建筑风格的市政厅,转过路口,以马内利浸礼会教堂内传来明亮而温暖的歌声,穿过郁郁葱葱的马哈班都拉花园继续向南,百年历史的海关大楼悬挂的双面壁钟依然兢兢业业,仰光最古老的砖石结构的地方法院背后,可以看到二战时留下的弹坑。

在仰光,许多场景都可以联系到年轻的奥威尔对此地的描写,那是往日殖民统治时代留下的趣味与回忆。

仰光街头殖民时期的建筑

但愿和平永远护佑这片宁静丰饶的土地,

永远护佑这里温和朴实的人民。

(责任编辑:qinqin)

① 好头条所有原创文章(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2896481302@qq.com,请在30日内进行。

相关热词搜索:头条新闻 头条快报 头条日报

上一篇:崇义谢文淦采风团二赴崇义县龙勾乡冷杉良田花海影视基地
下一篇:最后一页

《新浪新闻中心24小时播报全球重大新闻》 网站低俗信息举报信箱:2896481302@qq.com 头条新闻微博
头条日报社:立足“华人的角度” 免费投稿 QQ:28964813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备案许可证号:国际ICP备15060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