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桐柏河砂大鳄李德生是怎样炼成的?
发布时间:2020-07-04 09:55:39   来源:百家号一点事件   评论 参与

  近日,一则“河南桐柏水利局月入2000余元的副主任科员开宝马坐奔驰拥豪宅”的网络舆情在南阳大地悄然发酵,一个小人物——南阳市桐柏县水利局副主任科员、江淮砂石公司总经理李德生,走入公从视线。舆情爆料所披露的信息,在刷新了人们的“三观”的同时,也让人感到深深的震惊:基层的贪腐行为,远远超越了我们的想象力!
      “小官大贪”的李德生,在桐柏政商界注定要让人们刮目相看。这个看似其貌不扬,位不入流的角色,打破了人们惯常的思维和认知,一年居然能定额捞取500余万元的黑色收入。人们屈指细算,20年来,李德生已经捞取了数千万乃至上亿元的非法收益,这个业绩,恐怕让众多已经落网的级别更高的贪官们纷纷自叹弗如。
      在李德生演绎一个“小官大贪”的活教材级样本的背后,是他本人多年来凭着精明与狡诈,经营和编织的网络。李德生的行政级别,仅为一个副科级的副主任科员,这种量级的官员,在县域政治生态中,其实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存在。以一个并无实职的副主任科员身份,行作奸犯科之事,通常被视作苍蝇、蚂蚱或蚂蚁。而他这只蚂蚁却与众不同,一路开挂,雨露均沾,以实际鲸吞的巨额财富,座稳了桐柏第一贪的“王位”。
       1961年出生的李德生,按照55岁一刀切的惯例,早就应该被列为退职人员,颐养天年,当地很多1962、1964年出生的副科级人员都已被切到二线,他为何又能一直占坑蹲位,稳坐钓鱼台呢?个中缘由,让人深思。李德生之所以在当地风生水起,左右逢源,还是源于他在数十年的经营中,精心构建出了一个自我完善和修补的体系。在这个体系内,被他拉拢腐蚀的当地各级官员不计其数。一有风吹草动,通风报信者大有人在。据知情人士介绍,如果揪出李德生,可能造成桐柏当地官场的大规模垮塌,到时恐怕将有一番腥风血雨。
       在桐柏当地,李德生还有另外一个桐柏河砂“大哥”的名头,盛名之下,让很多官员对他怯惧三分。一位知情报料人介绍,李德生要钱有钱,要人有人,且大多官员还被他腐蚀拉拢下水,包括公检法等司法职能部门在内,也只能对他的胡作非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水利局20年间,数任局长都不敢动他。2012年,他伙同时任局长李云飞抢夺李留栓2000亩砂场因分赃不均,马上和李云飞翻脸。李云飞的亲戚的采砂队伍,随即在多个采砂点遭到不明身份人员的围堵和群殴,李云飞不得不对他做出让步,把多拿的那一部分拱手相让后,主仆二人言归于好。
         在各种场合,李德生走路摇头摆尾,颐指气使,一副君临天下的作派,俨然给人一种久居上位的“大领导“的感觉。历任水利局长在李德生眼里,都是一个傀儡般的存在,每有新局长到任,他都要当面放下狠话:“桐柏的砂我搞不好,谁也搞不好,没有我,一粒砂也运不出去!”单位之内,除了一把手他还会在表面上留个脸面,其余人等,全被 他视作空气一般的存在,局长以下的其他局领导成员,他见面从来连个基本的礼节性招呼都不会打。
        一次家宴曝出了他的强大气场,十多辆豪车停在了他的别墅之外,众多戴金链的文身大汉鱼贯而入,据说这是在某会所给他们的”大哥“李德生开了生日宴后,又来府上叙家常,移灯添酒,再摆大筵。
盘踞桐柏河砂管理20年间,李德生独立构建了一个由地下盗采河砂势力构成的庞大的利益网络,建立有自己独立的情报网和“执法”网,还有自己的财政体系,有人专门负责统计数据的账目,向他定期交税纳贡。所有染指河砂经营的客商,无论国有私营,必须去他那里拜码头。李德生的各种场合不止一次大放厥词:“就凭我管着淮河源头的河砂,一年不起码挣个500万,我还混什么?”
         李德生的儿子李南,经常混迹于赌场,动辄就是一输几十万,从来眼睛都不会眨一下。李德生的老婆王某洁,麻将桌上也是每天几万、几十万地豪掷。这对母子的豪赌成性,从一个侧面,再度佐证了李德生的财源滚滚和不同凡响。
         凭借有手下庞大利益链中的大量社会闲散人员构成人员所组建的私家队伍,李德生经常口出狂言:“你某某敢不听我的,过不了今晚上,我让你断根胳膊就不会断根腿!” 有这等狠话放出来,以李德生言出必行的本性,在桐柏,又有何方神圣谁敢去招惹这位“大哥”呢?

一手构建地下砂石“帝国”
        桐柏作为淮河之源,有13条源头支流,蕴含着丰富的优质砂石和岸线资源。进入21世纪以来,伴随各地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的突飞猛进,砂石需求量激增,价格飞涨,曾一度被采砂者称之为“水中海洛因”。因为暴利作祟,非法采砂层出不穷,亡命之徒,不惧铤而走险,以身试法,疯狂蚕食着千里淮源的身躯。
        从2012年起,有众多新闻媒体对桐柏非法采砂的乱相,就开始集中炮轰。在百度、搜狗等多个搜索引擎上,可以检索到有关“桐柏非法采砂 “等关键词的链接有2000多条,网文90多篇。而这些文章中提到的盗采河砂者,又大多和李德生有共同交集。
        各路新闻媒体轮番轰炸之后,桐柏水利局作为当地政府的职能主管部门,实际上已被李德生本人牢牢掌控,对泛滥的非法采砂见报上网早已习以为常,麻木不仁。尽管前有2016年两名水利局官员的锒铛入狱,后有2018年南阳市委书记张文深的专场暗访,还有接下来桐柏县委、政府发起的大规模联合打击。随着一个个非法采砂事件一次又一次不了了之的最终结局,一切旧有的乱象始终难以改变。究其根本原因,就是桐柏非法采砂业内的核心人物李德生,以其20年来在桐柏采砂业中积累的大量社会势力,对抗国家的政策,逃避法律的打击,将千里桐柏山演变为一群砂耗子纵情破坏山川河流和生态环境的法外乐园。南阳市、桐柏县两级政府多次响应国家关于禁采河砂而三令五申的红头文件,在桐柏成为废纸一堆。
         成立于2018年的江淮砂石有限公司,是南阳市委书记张文深暗访桐柏非法采砂后,桐柏当地迫于压力而成立的该县唯一一家负责统一调配和经营砂石国有专业公司,由财政全额认缴1亿(已实缴4900万元)注册,工商信息显示成立于2018年12月21日,李德生为该公司董事兼总经理,是该公司全面业务的实际运作人和管理人。李德生大言不惭地在各个场合反复强调:“江淮砂石公司是国有的不假,我李德生才是它真正的主人,不信你们看看,来找我的都是开着宝马、奔驰、沃尔沃的大老板,找董事长的都是一些开着杂牌破车的小老板!“更有甚者,江淮砂石作为国有公司,李德生将在喝花酒时认识的几名风尘女子也安排在公司内部,明目张胆地在办公室大白天与她们行苟且之事。
        而李德生的背后,整齐站立的都是昔日非法采砂的各路“英雄好汉“,这是他的团队和班底,也是他的底气和实力所在。凭借他手下掌控的势力,一次次的风口浪尖,李德生都能安然无恙,全身而退。
         早年的水利局法制股,在打击非法采砂中扮演着执法处罚人的角色。从那时起,李德生就和众多盗采河砂的各类犯法犯罪分子玩起了猫养老鼠的游戏,充当掮客和保护伞,与盗采河砂的各路“绿林好汉“结成了稳固的利益同盟。
         这些盗采砂石的团伙成员,被李德生以严密的组织、明确的分工划定了了各自的辖区和地盘。除了桐柏本县地盘之内,他非法采砂的势力范围还延伸到湖北随州的小林、草店、殷店、淮河4个乡镇,驻马店的确山县、南阳的唐河县也有他大批的喽啰。
          明面上,李德生是桐柏国有江淮砂石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暗地里,李德生一手掌控着一个以桐柏为中心、横跨两省四县的庞大的盗采国家砂石资源的地下砂石“帝国”。如果说“螳臂当车”、“蚍蜉撼树”这两个成语是当初发明这个成语的先贤对不自量力者的一种假想性描述,那么,李德生操控下的这个砂霸联盟则把这两个成语成功地进行了令人不可思议的反向演绎。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2016年联合下发《关于办理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其中规定:未取得相关许可证在河道管理范围内采砂,情节严重的,将以非法采矿罪定罪处罚。“两高”的这一司法《解释》明确了非法采矿的定罪量刑标准,规定五类情形应被认定为“情节严重”,其中包括“开采或破坏的矿产价值在十万元至三十万元以上的;在禁采区、禁采期内采矿价值在五万元至十五万元以上的;两年内曾因非法采矿受过两次以上行政处罚,又实施非法采矿行为的;造成生态环境严重损害的;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李德生势力集团所覆盖和笼罩的黑恶采砂团伙,人人皆能以上述法条入罪判刑。操控着桐柏河砂江湖的大佬李德生,长袖善舞,左右打点,上下其手,将听命、臣服于他本人的众多成员,通过连贯运作,虽暴露于公检法的视线之内,却能悉数免于罪责,游离于法律的真空之外。
          有李德生这个河砂大鳄的存在,南阳市委书记在桐柏的专项暗访,并没有在实质上推动人们早期所预想的雷霆万钧的专项整治。相反,千疮百孔的河道、垮塌的山体、被毁的林地农田,被采砂所兀自悬空的高速公路桥墩, 所有这些,无一不在诉说和印证着李德生一手操控下的桐柏河砂盗采的逆流而动! “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的新时代发展理念,在桐柏沦为一纸空文。
         李德生一手构建的地下砂石“帝国”,通过复杂的利益捆绑,将桐柏各个乡镇、村组中的部分干部、村民挟裹其中,形成了桐柏当地河砂资源中的系统性腐败,整体性沦陷。

黄岗镇 “惠民工程”丑闻幕后的小诸葛
       2020年3月,疫情尚在肆虐,一则非法采砂的新闻报料把河南桐柏推向舆论旋涡的风口浪尖,当地黄岗镇枣树岗村五里河沿线以“惠民工程”为名,在疫情非常时期非法大肆盗采河砂。这个黑色幽默所释放出的负面能量,成为桐柏在全国疫情期间的一个头号丑闻。
        知情人循着新闻背后的线索 ,将导演这一事件的头号军师——李德生,在国难当头之际,公然藐视法津法规与政令、为所欲为的画皮,再次揭开。
        当地村民指证,从2019年9月份开始,五里河河道陆续遭遇采砂破坏;进入2020年1月后,此段近3000米河床又以“河道清淤”的名义肆意采砂售卖,原本就已脆弱的五里河河道却再次面临防汛安全严重挑战。村民提供的视频和资料复印件显示:五里河枣树岗段河床已经被挖开裂,坑洼不平,到处可见废料聚集的土堆,河道之外的杨树林也正在被不明身份的工人砍伐,水利局水政执法大队以300元/天的薪资雇佣现场工人砍伐杨树,而他们所持的《采伐证》是过期的已经采伐结束的下游他处林地。               2020年3月的采砂现场,河道略有流动的浅溪,被砂石包围的死水浑浊不堪,大部分河床已是干凅的砂石堆,多处地方河床不断下切,坑洼不平的砂石已改变河水流态、全然不知河道走向;行洪区河床多数下切2米以上,河道深漕逼岸堤坝崩溃、垮塌险情极有可能发生,已经进入危险临界线;在五里河枣树岗段下游有两处堆积河砂的场地,其中低处场地内还架设一座用于洗砂的设备,旁边仍露天堆放着没有卖完的河砂,而在高处也露天存放有数千吨待售河砂;堆积河砂场地旁边立有一块醒目的蓝色牌上标注“国有砂石”字样,且注明桐柏县黄岗镇政府和桐柏县水利局联合监制,另有一处还临时竖起的蓝色标牌显示说明,所实施的是“桐柏县黄岗镇枣树岗河道清淤架桥惠民工程”。
           所谓的惠民工程其实是黄岗镇借五里河道清淤的砂石收益在河上修建一座简易的漫水桥。桐柏县水利局《桐柏县五里河黄岗镇枣树岗段河道清淤治理工程实施方案》着重强调:按照国家相关规定,清淤工程要选择具有相关施工资质的水利施工企业进行施工,并与国有砂石公司做好对接,清淤过程中产生的砂石全部交由国有砂石公司处理。在李德生的策划下,这个为自己关系人量身定做的河道清淤项目,实则是巧立名目、相互勾结,互取利益。
           人们注意到,李德生前后矛盾、无法自圆其说的漏洞比比皆是。《砂石回购协议书》显示:“李德生以江淮砂石公司经理的名义回购涉事盗采方在清淤中所产生的砂石,回购价格为70元/吨。协议底部的甲方代表人签字为李德生,签订日期是2019年11月28日。”当时面对媒体采访,李德生狡辩称“江淮砂石公司并未回购五里河枣树岗河道清淤所产生的砂石,而是由盗采方自行售卖,江淮砂石公司收取10元/吨的管理费。”并否认其在盗采方注册公司30%的干股。江淮砂石公司法人代表王业选则公开表示,江淮砂石公司没有与五里河枣树岗段河道清淤项目签订砂石回购协议,他对回购协议毫不知情。知情人介绍,仅五里河枣树岗段“河道清淤”外加毁林采砂,出产的优质河砂号数高达3万多吨,市值500多万元,如果按30%的干股分成计算,仅此一项,李德生个人就有150万元的收益进账。
         与李德生过从甚密的社会混混卢某某名下的砂场,是李策划之下的多个利益链条的交织的复合利益体,也是为盗采河砂行为竖起的“防护盾”。当地村民介绍,卢某某砂场有多方共同参与、组织非常严密,受利益驱使,与部分村民、盗砂团伙互相勾结,提供多个“保护伞”,让一班偷偷摸摸的“砂耗子”逐步发展成为凶恶一方的“砂霸”,公然挑战生态环境红线,明目张胆地盗采河砂,为了利益铤而走险,假借惠民工程名义滥采河砂资源。
          在清淤《报告》、《批复》、《协议》等“合法”的遮羞布掩盖下,李德生精心策划和导演的一出漏洞百出的闹剧到此落幕,采砂人,不但“清淤”,还破坏生态林地,毁林之后又造成岸上沙滩和植被向河里坍塌,河床缩减后退,产生了大量新的安全隐患。采砂者在卷走利益之后,留下一个面目全非的山川河道。
          联手做局对抗国家法律与政令之下,造就了非法采砂的法律的真空。黄岗镇的惠民项目,仅是李德生之流合谋上演的一场侮辱当地老百姓智商的拙劣骗局。
          “黄冈镇五里河清淤”事件,只不过是李德生众多手下人每年海量盗采河砂的活动一个局部特写和缩影,而遍布桐柏全县13条河流的其他28家采砂“分公司”,更是处处无不留下李德生难看的“吃相”。
两只“替罪羊”的背后,是李德生滔天的罪恶
           时光回溯到4年前的2016年7月27日,当日,南阳市环境综合整治专项督查问责领导小组发布了了一份重量级的《追责通报》。在这份通报中,李德生的两位同僚——桐柏县水利局副局长王维杰、执法监察大队队长杨明奎榜上有名。
          通报显示:“桐柏县水利局副局长王维杰、执法监察大队队长杨明奎,在任桐柏县水利局副局长期间,滥用职权造成他人非法采砂,造成国家矿产资源损失780余万元,非法占用耕地23亩,造成两名儿童溺水身亡,给国家、集体、人民利益造成重大损失,因涉嫌滥用职权犯罪于2016年1月26日被桐柏县检察院立案侦查。
          对于所有指向王维杰和杨明奎二人的犯罪事实和犯罪实证,很大一部分,应当记在他李德生的名下。此前经李德生之手参与并间接制造的更多起砂坑溺亡儿童案件,社会影响程度远比这二人所参与的23亩非法占用耕地造成的后果更加恶劣,性质更加严重。对照王维杰和杨明奎的犯罪事实,李德生不折不扣的就是一个未被法律追究的、同一罪名的遗漏犯罪分子!
          从表面原因来分析,是2016年的一条题为《河南桐柏河道多年采砂致两名男童溺水身亡,水利局局长称年年都有》的网络视频,引爆公众情绪,进而引起了上级领导的重视并层层批示,最终将副局长王维杰和监察大队队长杨明奎拉下马来,并被追究司法责任。这则视频曝光了桐柏当地疯狂采砂、致使当地多年间有17名青少年儿童在采砂遗留下的深坑中淹死的连续性恶性社会事件的来龙去脉。视频画面中痛失亲人的两位孩子母亲撕心裂肺的恸哭、两位孩子父亲对非法采砂破坏生态、让人断子绝孙的血泪控诉,至今让人义愤不已。殊不知,视频画面中的那些镜头背后所披露的王维杰和杨明奎二人的犯罪事实,和李德生动辄上百亩、上千亩非法采砂的累累罪恶,根本就不在一个量级和层面上。
           据知情人人士报料称,王维杰和杨明奎只不过是两只代人受过的“替罪羊”而已。躲在幕后的李德生才是一手造就系列恶性事件的真正元凶。对标王维杰和杨明奎二人在非法采砂的违法犯罪“业绩”,放在在李德生身上,明显是小巫见大巫。按理说,幸运逃过劫数的李德生应该明白前车之覆这一基本道理,应该及时收敛,金盆洗手。但罪恶和贪婪,让李德生日益滋生出更加膨胀的私欲,在非法采砂的罪恶深渊中走上了不归路。
           李德生长期在水利局法制股股长这一职位上的业务历练,让他通晓法律条文和和法律程序,并深谙各种法律和规章的漏洞。善于见风使舵,加之金钱开道,让他一次次逃脱了行政问责和司法程序的追究。一次次侥幸地漏网,从某种意义上,反而更加助长了他的嚣张气焰。
           作为桐柏当地河砂黑色产业链上最大的既得利益者,李德生敛财的手段充满了血腥暴力和欺诈。早在上一世纪90年代末,桐柏丰饶优质的河砂资源,已经成为当地各方势力、各种资本角逐的一块腥膻的猎物。成长于河砂江湖中的李德生,在群雄争霸中之所以最终胜出,就是“有手段、下手狠”!他在水利局法制股以河砂执法者和处罚者的身份亮相之初,有一名同一办公室的同事,在一次借身份之便非法捞取黑色收入时与他撞脸,挡了他的财路,李德生不动声色,很快就罗织罪名,将这名同事送进了监狱。这一举动,让他在砂霸朋友圈内名声大震,前来递送投名状者络绎不绝。
          李德生凭借手中的情报网,得知某一砂场即将有人入场时,他马上暗中组织他的江湖弟兄前去凑场“竞争”,再传话给真正的买主:“你只要给我弄30%的干股,这个砂场就归你!”用这一手段,李德生名下持有干股的砂场,最多时一度达到30多个。李德生参股的砂场,会有人双向传递情报,砂场在水利专项执法不会被打击,而砂场的所有动静,也尽在李德生的掌控之中,如果少了一车砂的干股分成,他都会上门兴师问罪。
           其中,2011年,李德生为抢夺李启明、李留栓的采砂场,指使手下的地痞无赖,打伤致残桐柏县程湾乡邓河村何竹园组10多名村民,重伤2人,但是打人凶手却一直逍遥法外。李德生曾扬言,让他们这些挨打者一分钱也拿不到,他宁可把那些钱花到公检法的败类身上,也不赔偿给受害者。砂场被成功抢夺后,李德生占据其中三分之一的暗股。多年来,他们四处奔走,求告无门,桐柏县的检察院、法院、纪检监察都被李德生买通了,为李德生说话,甚至帮李德生编造假证据欺骗上级部门。同时,李德生派人不停地对他们进行跟踪、盯梢,以暴力、软暴力相威胁。回忆起当初院子里每天晚上被人扔石头、砸砖头的一幕幕惊险的场景,他们至今仍心有余悸,并成为二人心头深处永远挥之不去的噩梦。
          曾经有群众上访,反映李德生利益链中的一名亲信破坏林地、盗采河砂,由于李德生的情报网出现一时疏漏,致使该违法行为被桐柏县林业局查处。李德生秘密组织手下的地痞无赖,到上访群众家中打砸闹事,威胁恐吓,致使上访人远走他乡避祸,连续十二年不敢回家。
          湖北随州市有个叫黄小岩的人曾经竞标了一个优质的砂场,李德生得知该采砂人需要启动资金后,向该砂场投资人高利放贷800万元。砂场在李德生势力的暗中破坏下,采了砂,一车也没人敢买,致使资金链断裂。李德生上门追要欠款,迫使投资人黄小岩倾家荡产后,又接管了砂场,侵吞了黄数千万元的资产,破坏性开采后,在当地留下了断裂的山体和塌方的农田。湖北随州的小林、草店、殷店、淮河4个乡镇,因为李德生团伙疯狂的采砂活动,当地的地下水资源和河流水系已经被彻底破坏,昔日清澈的山泉已经枯竭,河流断流形成的混浊的堰塞湖随处可见。
          驻马店市确山县石磙河镇与南阳市桐柏县回龙乡交界处的省道206沿线,是李德生操控下的地下砂霸活动猖獗的地点之一,非法采砂毁林现象十分严重,近年来生态环境也持续恶化。省道206石磙河镇境内,路面年年大修,年年却又被毁坏得坑洼不平,尘土飞扬。在这条“搓板”路上,不到五公里的范围内,过往车辆要跟着拉砂的大货车,从缝隙里一步步往前挪。当地村民说:“这个地方之前山青水秀,环境是非常好的,就是最近十几年,因为非法采砂,生态破坏得非常严重,森林乱砍乱伐,把生态破坏得千疮百孔”……
          上帝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梳理李德生的累累恶行,人们发现,这个屡屡挑战底线, 触碰红线,在当地百姓无数次讨伐的声浪中屹立不倒的人,归根到底,还是依仗着手中持有砂霸势力的底牌,通过不断攫取国家的资源和人民的利益,最终炼就成为一个超级苍蝇、祸乱一方的大害!
          正义也许被迟到,但是,正义永远不会缺席。人们期待着,李德生,这只多面角色的河砂大鳄,何时能够被勇猛的猎手擒获斩除!

来源:百家号一点事件
 

(责任编辑:小康新闻网)

① 好头条所有原创文章(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2896481302@qq.com,请在30日内进行。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青藏铁路不冻泉站正式启运 可可西里、三江源国家公园、昆仑山近在眼前!
下一篇:最后一页

《新浪新闻中心24小时播报全球重大新闻》 网站低俗信息举报信箱:2896481302@qq.com 头条新闻微博
头条日报社:立足“华人的角度” 免费投稿 QQ:289648130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备案许可证号:国际ICP备15060888号